阜新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从网络媒体角度看即将展开的政改决战

发布时间:2020-09-23 16:59:49 编辑:笔名
从网络媒体角度看即将展开的政改决战 香港政改引发多方博弈,掌握话语权是重中之重。  中评社╱题:从网络媒体角度看即将展开的政改决战 作者:刘乃强(香港),全国人大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本刊学术顾问 网络媒体带动传统媒体和社运 “媒体就是讯息。”而讯息决定了社会发展的方向和模式。网络媒体的出现,又一次颠覆了人类社会,至今我们还在摸索学习,还未完全适应过来。聚焦于香港,近数年来,很明显是网络媒体带动传统媒体,议题是由网民设定的,不再由专业编辑自作主张。因此政治事件是由网民组成的社会运动带动的,传统的政党只是被动回应和追随的角色。 偏生香港的建制派和他们的老板们,都是一把年纪,从传统媒体中成长的,他们每天只会问:“这事件某某报有没有报导,篇幅有多大?”“谁谁谁有没有评?他们怎么说?”而从来不知道网上已经存在着另外一个比网下更有影响力的舆论系统。因此,香港的建制派向来都不关心网络世界,也从来都没有在这里投放资源。少数在那里撑着的所谓“自乾五”(自带乾粮挺还要被标签为收了五毛当打手的),都是孤军作战,不成气候。建制派的政客,许多连facebook(脸书)的个人网页都没有,上载的内容大都是没有人有兴趣的“成功争取”和跟某权贵合照等自我标榜。 与之相比,香港的反对势力一早就在网络中大力投资,自去年七月梁振英上台至今年年中,反对派更以平均每月一个的特快速度建立大型网站。与之相比,建制派的数字是零。闲时不烧香,临急还不抱佛脚的结果,再加上网民一般比较年青,更倾向于接受反对派的论述,网上的舆情比网下更加一面倒。粤谚有云:“眼不见为乾净。”与网络世界互不存在的建制派,根本不知道问题的存在,更遑论要警觉其影响和严重性了。 有些算是先知知觉的建制派人士,简单地认为大不了只须花点钱,请几个网军在网上发放些有利于建制方的讯息和言论作平衡,便能解决问题。一个陌生的网军空降到敌阵,面对30对1的炮火,两下子便阵亡报销,完全不起作用。我不清楚香港的网络媒体中有多少个职业打手,但是客观效果如何,是有目共睹的。至于网下用钱买人等,则早已被反对派踢爆,出现了多少丑闻。这里有关的种种问题很复杂,暂时只能很简单的说,建立一个系统和运作系统是完全两回事。人家的系统基建早已架筑好,而且不断升级和完善,正在顺滑运作;而我们则连起码的基础建施都没有具备,武器也十分原始和稀有,面对人家飞机大炮源源不绝,几支大刀长矛能撑得多久? 不懂网络规律的人,多半没有听过网络媒体的病毒性(viral effect)效应。香港facebook上多粉丝的网页是《苹果日报》和《学民思潮》,各在十七八万左右,并且在上升中。一个贴子贴在那里,马上便会直接接触到十多万人,再加上转贴等等,数小时之内感染上百万人是等闲事。这效果网军如何能做到?试问一个红火的贴子,往往有过千个转贴,当中能买多少个网军?能做到的只是稍微垫高了自己网页的一些数字,达到少许自欺欺人的效果。 必须重视网络政治 我相信于香港的网络世界中,建制派和反对派双方都有网军的存在,但为数甚少,只占海量的讨论和转贴百分之几的不足道比例,同时也从来起不了像内地“大V”般的翻云覆雨作用。时至今日,香港的网络明星如黄毓民等,都是花很多时间每天主持网台,来建立他们的影响力和维系他们的支持者的。而只有选举的比例代表制出了问题,让只有不到一成得票率的候选人能取得选区中一个议席,这些偏激小众的才能通过选举上位。缺乏更大野心,纯粹赚几个钱的雇佣兵做不到这一地步。 由于网络政治是个新生事物,有关研究不多。以目前所知,网络媒体因为受众的反应即时而直接,感染力强,并且容易量化,所以于发放讯息、衡量舆情民意、以及设定议题的能力,是远比传统媒体优胜的。遗憾的是时至今天,包括特区在内的建制方,还未真正认识网络媒体,因而极少数的资源都投放在没有效益的地方。结果是两眼一抹黑,既不知彼,又不知己,更不能有效回应议题,直面危机,致败仗连连。更可怜的是建制方连究竟败在哪里,为什么败,也都没有通过网络媒体的反映来作更和即时的吸收,还继续通过严重延后和扭曲的传统媒体来收集哈哈镜式的反馈。香港的建制派还是以大刀长矛来对抗飞机大炮,而且还乐此不疲,不思进取。 【第1页第2页】 泸州白癜风治疗医院
泸州看白癜风去哪里
泸州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泸州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