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卧底探餐具消毒黑幕想起来仍忍不住想吐

2018-11-06 09:37:12

卧底探餐具消毒黑幕:想起来仍忍不住想吐

餐具上苍蝇密密麻麻 温中豪 李岩 摄   核心提示  用塑料薄膜包裹的一次性消毒餐具,放到你面前,看起来很干净,但包装膜却没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更细心的人会发现,戳破那层干净的膜,部分一次性消毒餐具上或许会沾有辣椒皮、饭渣菜渣之类的东西。  无独有偶。就在前天,郑州市卫生局对外发布信息称,近期组织的集中消毒餐具单位卫生质量抽检中,有5家集中消毒餐具不合格。  经过高温消毒的餐具,为何会有这样的瑕疵?  经过一个多月摸底调查之后,7月4日,进入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家餐具消毒厂“打工”。没有经过健康检查,顺利成了这家消毒厂的员工。  “打工”发现,这家餐具消毒厂竟然建在居民楼院大棚下,清洗餐具的污水在地面随意流淌,女工用黑乎乎的手套擦拭着已经“消过毒”、即将包装的餐具。而消毒点内落满死苍蝇的粘纸,让在“打工”之后仍记忆犹新……  投诉  打开包装膜,惊现辣椒皮  “罩有一次性消毒包装膜的盘子竟然还有辣椒皮。我在吃夜市时发现了这个情况,当时就对这些消毒餐具产生了怀疑,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消毒的。”前段时间,郑州市民吴女士向反映,自从有这次遭遇后,她每次在饭店使用消毒餐具,总会用开水烫后用着才放心。  吴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也不时接到关于消毒餐具不卫生的反映,并曾有过亲身经历,“一拆开包装袋,就看到洁白的盘子上有污渍,用手轻轻一擦就掉了”。  一名读者说,一些消毒餐具连基本清洁都不过关,那谈得上消毒啊。  注意到,郑州各家饭店使用的消毒餐具品牌种类繁多,大多带有“雅”“康”“鑫”之类字样的企业名,地点大都位于郑州市郊区,具体地址却语焉不详。很多消毒餐具的外包装膜上,也没有生产日期和保质期。  调查  部分消毒餐具是“三无产品”  走进郑州市一家饭店,见到了由武陟永洁餐具消毒站提供的消毒餐具。包装显示,该消毒站位于武陟县大司马工业园,有“豫卫〔2007〕第64号”批文,没有生产日期、保质期等内容。通过河南省卫生厅审批查询系统查询,“豫卫〔2007〕第64号”下无任何内容。  致电该站服务,终联系上了该站老板李先生。他说,该批号是温县的一家餐具消毒单位的批号,该单位倒闭后,由他接手,继续使用了该批号。至于该批号的审批经过和具体内容,他不清楚。“我们有营业执照,现在卫生许可证也不给办。要说不合适,这个批号我让承印单位给撤掉算了。”他说。  在另一家饭店,印有“六福源放心餐具”的消毒餐具的包装上显示,该单位有“豫卫食证字(2009)第”批号,未见生产厂家、保质期、生产日期等内容。  对该批号,自称“郑州六福源餐具消毒公司”的负责人说,他们有卫生许可证,是金水区卫生局颁发的,颁发时间可能是2008年上半年。问该批号若是金水区卫生局颁发,不可能是“豫卫食证字”,该负责人回答“就是这”。  通过省卫生厅审批查询系统查询,未查到该批号的任何内容。有知情人士说,该批号如果存在,应该是省卫生厅批准的一种食品生产许可证号,而消毒餐具不属于食品,自然不会有此批号,该单位打出该批号,有标榜正规、弄虚作假之嫌。  除此之外,在“洁玉餐具消毒服务中心”的消毒餐具包装上,没见到批号,但见到了“执行卫生标准GB号”的内容。查询显示,该标准为食(饮)具消毒卫生标准。  卫生部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卫生监督规范中规定:餐饮具独立包装上应当标注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名称、地址、联系、消毒日期及保质期限等内容。这家餐具消毒厂的工人蹲在污水横流的地上清洗餐具  核心提示  从包装上直观感受,消毒餐具市场有些乱。这些消毒餐具是如何进行消毒的?生产的过程是否卫生?  调查发现,郑州市的违规餐具消毒企业大多都“藏身”于郑州市郊的都市村庄中。在费尽周折后,终于以打工的名义进入了一家企业,直击了对餐具进行所谓“消毒”的全过程。  调查  探访餐具消毒企业有些难度  今年6月,到一些饭店探访,获悉了一些消毒餐具企业的和地址。  发现,这些生产企业的地址大都位于郑州市郊区诸如黑庄、柳林之类的都市村庄。  为摸清这些消毒餐具企业的情况。拨通一家位于柳林的消毒餐具企业的:“我开了个餐馆,想去你那里进点餐具。”  有些出乎意料,老板并没有很热情地招揽生意,而是很冷淡地问:“你是从那里知道我的?”  说,是从包装袋上获取的。他又追问在那个地方的饭店看到的。当如实回答后,他才哦了一声,并问要多少。  说:“你们厂在柳林那个地方啊?我想到你厂里瞅瞅,看弄得干净不干净。”  一听说要上门探访,柳林的这名老板很直接地说,“这没啥看的,你想要就直接给你送去,不想要就算了。”  稍后,又拨通了地址在黑庄的餐具消毒点老板的,他同意了上门看看的要求,并说他的厂位于花园路和三全路交叉口的一个粮油批发市场后面。  按照约定时间赶到批发市场附近时,老板的却无法接通。在附近打听了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  准备返回时,却又接到了老板的,说他的厂不在黑庄,而是要顺着粮油批发市场前面的一条路一直往东走几公里,看见预制板厂就到了。  到预制板厂后,仍无法找到这家餐具消毒企业,和这个老板再也联系不上了。  卧底  以打工为名混入餐具消毒厂内  6月底,在一名线人的帮助下,来到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孙庄找到了一家餐具消毒厂,但不敢贸然入内。  7月3日上午,穿上一套多年前的旧衣,来到这家餐具消毒厂应聘。  这家企业位于大孙庄内一处居民楼院内,门口的路上有多处污水坑,门口没见挂牌子。这家餐具消毒点设在院子里,院子的上方搭建了一个拱形的简易棚。一台传送餐具的机器停靠在院子西侧,一个小推车内放置着腥臭的餐厨垃圾,装运餐具的蓝色塑料筐随意堆放在地面上,食物残渣和污水在地面随处可见。院内弥漫着难闻的食物变质馊臭味。  “要人不?想找个活干。”问机器旁的一名男子。  男子看了看说,这活你不一定能干成,并问是否在村里住。  说在村北商都路上的陶瓷店里帮人看店,经常搬瓷砖,应该没问题。  “我们这里都是要长期干的,不要临时工。”男子说。  当表示可以长期干时,男子让第二天上午来上班,“一月1500元,住我们这里也可以,早上7点多上班,中午还能休息。”  “我来干啥活儿?”问。  男子指着机器旁边装满餐具的塑料筐说:“就搬这。”  当向男子要联系方式时,他随手递给一个包装膜说,“上面有”。包装膜上写着“康洁仕健康碗连锁加盟机构”。  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卫生监督规范: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不得建于居民楼内,远离露天垃圾堆、粪坑、污水池、非水冲式厕所等污染源30米以上。无积水、无杂草、无露天堆放垃圾。  随意  招工不需要健康证当天就上岗  7月4日7点30分,来到这家餐具消毒厂时,七八名女工正忙碌着洗碗端筐。前一天答应来工作的男子站在机器前,正搬着饭店送来的、装满餐具的塑料筐,往传送带上倾倒碗筷。  要接替的,正是这名男子的工作。  “我现在就开始干吧,你歇一会。”望着脏兮兮的塑料筐,对男子说,“给我找个手套吧。”  “你戴个线手套就行了。”一名女子说。  找了一双湿漉漉的手套戴上,男子又给找来雨靴和一件油腻湿滑、已看不出颜色的塑料罩衣。  更衣均是在大棚下进行,没有见到更衣室。  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也没让进行身体健康检查,那名女子只交代了一句,“我们七点半上班”。就这样,成了这家餐具消毒厂的员工。  传送带旁堆放着数百筐从饭店运来的碗筷,盘子碗内是鱼肉、米饭、酒水等食物残渣,在夏季的高温下,散发出难闻的馊臭味。  没有口罩,强忍着馊臭味,把重十几公斤的餐具筐搬到传送带上,并把盘子、碗倾倒在传送带上,盘子和碗从传送带送入机器内进行粗洗。从这个机器出来后的盘子和碗已没了食物残渣,工人接着就把粗洗后的餐具放入水池中再次清洗。  大棚下共有七八名女工在干活,她们均没有穿戴白色的口罩和卫生衣帽,身穿便装在清洁碗筷。  的脚下,随处可见油腻的污水和看不出形状、颜色的食物残渣。  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卫生监督规范:从业人员持有有效健康证明,个人卫生良好,工作衣帽整洁,更衣室有流动水洗手和消毒设施。擦拭餐具的女工戴着黑乎乎的手套  现场  成堆死苍蝇随处可见  成堆的死苍蝇,是这里给留下的深印象。  在楼院左侧一个洗涤机器旁,放置着一个堆满了有瑕疵玻璃杯的袋子,袋子上放着一张粘满死苍蝇的纸。  粘蝇纸在这里不止一张。在粗洗机器的顶部,也放置着一张粘苍蝇的纸,上面同样粘满了密密麻麻的死苍蝇,挨着粘蝇纸放置的是一盘猪蹄。在一个纸箱内也放着一张粘蝇纸,上面同样是密密麻麻的苍蝇。  在7月3日去应聘时,就看到过这些死苍蝇,直到4日开始在这里干活,这些死苍蝇依然摆放在这里,没有及时清理到垃圾箱中。  紧挨着粗洗机器旁,是一个用铁栅栏格挡的下水道,附近的脏水顺着地面流入这个下水道。  连续搬了十几箱肮脏的盘子、碗后,招进来的男子对说:“我看你干不了这活。”  “太累了,我稍歇一会儿。”趁机脱身,在这个院内转着观察着。  充斥着食物残渣的餐具从粗洗机器中出来后,女工们把经过粗洗的餐具放入距粗洗机器不到两米的水池中清洗,水池中的水浑浊发黄。“你洗碗用的是不是洗洁精?”问其中一名女工。“不是,用的是一种药剂。”这名女工头也不抬地告诉。  餐具在这儿洗涤后,开始进行清洗。几个女工直接用手拿着塑料水管对这些餐具进行冲洗,并把冲洗后的勺子、碗摆放整齐,放在一个不锈钢框架内,再放入消毒烘干机器内。  消毒烘干机、粗洗机器、露天清洗……这些清洗地点相距很近,均在大棚下进行,没有进行分区。  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卫生监督规范:无蚊蝇孳生地,按清洗消毒流程设置回收粗洗间(区)、清洗消毒间(区)、包装间(区)、成品间、包材间。  目击  戴着黑乎乎的手套擦拭餐具  烘干消毒机器的末端所处的位置,算是这个餐具消毒企业干净、封闭严的地方。一名从消毒机器末端接碗筷的工人告诉,从消毒机器出来后,就可以用薄膜包装了。  一名戴着手套的女工把成筐消过毒的餐具倒在一个大桌子上,另一名男子拿着抹布擦拭着餐具,这名男子没有戴手套,也没有穿工作制服。  女工的手套黑乎乎的,她用戴着手套的手擦拭着餐具。  “你这手套咋这么黑啊?”问她。  “还没来得及换新的。”她说。  虽然这个地方放置的均为消过毒、准备包装的餐具,可天来这里上班的却可以随便出入。  注意到,虽然包装膜上号称是红外线高温消毒,但用手触摸这些刚从机器里出来的餐具却只是温温的,并不烫手。  在消毒包装间,发现墙壁上挂着一张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我们是康洁仕健康碗郑州消毒配送中心。”配送中心的刘先生告诉。  配送中心的负责人告诉,他们是比较正规的,一套餐具6毛钱,一天能送6000套,附近不少饭店都在用他们的餐具。  这些用塑料膜包装后的餐具要放进一个蓝色塑料筐内送到饭店,虽然塑料筐在这里经过了初步洗涤,但看到筐内依然有污浊的水迹。  “你把这些筐放到门口晾晒吧。”一名女子指挥。把筐按照要求摆放在大门口晾晒,由于筐内有残留的污水,就随手就地倒掉。“看你都不会干活,咋能把水倒在这里呢?”女子说。  “看你干不成这活儿,别在这里干了。”也许是发现老爱四处转悠,招进来的男子起了疑心,不停催走。  当从这里干完活出来两个多小时后,想起里面的腥臭味,依然忍不住想吐。  食(饮)具消毒卫生标准:红外线消毒一般控制温度120℃。  无奈  正规企业“干不过”违规企业  作为新成立的郑州餐具消毒行业协会会长,郑州市康鑫源餐具消毒公司经理朱保林对郑州餐消行业了解很深,对行业发展遇到的问题也是深有体会。  这几年来,朱保林对行业感触深的就是,作为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应运而生的餐具消毒业务受到了人们越来越多的欢迎和青睐,但大量未经审批的小作坊、黑作坊看到商机,一窝蜂地上马。在低投入、低成本、低卫生标准的运作下,黑作坊以极低的价格占据市场极大份额,使得不少规模大、卫生状况好的正规餐消企业生存困难,有些甚至已经倒闭。  朱保林说,目前郑州城乡接合部的都市村庄已经成为餐饮消毒黑作坊的主要聚集地,特别在金水、管城等区十分集中,占领了很大市场。  对行业内出现大量违规单位扰乱市场的问题,郑州餐具消毒行业协会在自行摸排后也多次向郑州市工商部门包括卫生部门反馈,但查处力度始终不大,使得不少违规作坊规模越做越大,严重威胁市民健康。  “在行业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我们试图通过组建行业协会的方式加强自律。”朱保林还以一个小故事来说明行业的尴尬:协会成立之初,他们找到郑州市卫生局和卫生监督所,希望协会挂靠在卫生部门名下,接受卫生部门指导管理,但始终遭到卫生部门拒绝。无奈,他们的协会只能挂靠在一个与自身业务关联度极低的主管部门——郑州市民政局名下。  朱保林告诉,他们的企业是严格按照要求进行餐具消毒的,清洗用水经过了河南省疾控中心的检测,消毒过后的餐具都有郑州市疾控中心的抽检报告,而他们中心的选址也没有选在居民楼院内,而是一个单独的院子。  7月4日,来到朱先生的公司,他拿出上述检测报告让看,“我们都是规规矩矩来的,但我们却赚不到多少钱,因为这些投入少的不正规企业靠低价来和我们竞争”。  在朱保林的公司内看到,粗洗车间、精洗车间、消毒包装车间均为流水线作业,每个车间都有独立的区域和隔断,工人们均配备白色的口罩、衣帽、手套进行操作。 温中豪李岩文图

深圳救护车出租
编码器电缆
投资理财安全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