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江山多娇黑三婚变惨案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0:32:06 编辑:笔名

“胡司令”的儿子金豆后天要结婚了。这个消息像秋风一样,呼啦一下传遍了三和镇。  三和镇以前叫三岔口村。相传三国时,诸葛亮出兵岐山,路经此地,发现尽管这个村子不大,却是通往岐山、眉县、扶风的必经之地,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诸葛亮称此地为“三和村”。当时人们觉得“三岔口”没有“三和村”好听,就改名为“三和村”。经过上千年的迁徙和演变。如今这里已是六千多口人的农村集镇。  “胡司令”可是这个镇的名人、地头蛇。原名胡虒林,“虒”跟“司”是一个音,意思是传说中的兽名,似虎而有角能在水中行走。他的父辈希望他像林中的老虎一般凶猛无比,继承家业。他果然成了三和镇的一个地方混混头子,打架、斗殴、医闹,什么事儿都有他出面,原则是多要钱,平时剃一光头,留有八撇胡,很像“沙家滨”戏中的胡司令所以人们习惯称他为“胡司令”。   胡司令今年七十岁,有三个儿子,平时打架,司令带领三个儿子出征,好不威风。大儿子在1987年一次与岐山黑帮交火中,被人误伤而亡;二儿子一看打架来钱,托人找路子认识了云南一毒犯,加入了贩毒集团,次从金三角贩运鸦片和海洛因分得赃款20万,兴致大增,第二次被我边防军逮住,后判刑十八年,罚款三十万;家里如今只剩下三儿子了,取名“金豆”,象征金子豆豆。今年三十四岁的金豆却还没找下对象,胡司令为此十分头疼,尽管东抢西讹有数万元,但歪名在外,附近人家无人愿意与金豆结婚。  金豆面黑心也黑,排行老三,外号“黑三”。为了了却胡司令的心病,黑三前去古城西安闯世界,也是为了寻找心中的女郎。  由于胡司令文革中认识了不少造反派头头或骨干,很快黑三就通过这一层关系就加入到西安的黑社会,排行十三,但人们还是习惯称他为黑三。  黑三认不下几个字,在西安只能干一些打打抢抢的坏事儿。上学期间三天两头在胡司令面前攻击老师骂他太懒,说你爸没给你做好表率等语句,促使胡司令领人多次去学校闹事,整的三和小学师生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到小学六年级,黑三又雇了校外的坏青年打同班学习好的同学,被公安机关逮住,在少管所教养两年,现在在西安虽有混混作伴,但要找一个漂亮的媳妇也是一件难事儿啊!  一次,黑三跟几个哥们在兴庆公园溜达,听一老头闲谝:“深山出俊鸟,清贫出美女,貂蝉就出自米脂县。有这么几句顺口溜,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这就是说米脂县有漂亮的美女。”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黑三决定动用一切耳目。找一个米脂媳妇。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西安大亨酒店找到了四个打工的陕北女子,其中有一个叫水花的姑娘,长得十分标致,瓜子脸,丹凤眼,远看像仙女,近看像刘亦菲。黑三见过偷拍来的照片,早已心花怒放,但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找水花可能不行,应该有计谋,这样才能把水花搞到手。  傍晚在大亨酒店一楼约了几个混混商议,怎样把水花搞到手。有人提议,现在大多数姑娘都喜欢有知识的大学生或是有派头的企业家,先把黑三装扮一番,让水花一见钟情,这样其不更好。  第二天,黑三身穿雅戈尔西服,戴一副流行的金边眼镜,夹一个圣大保罗公文包,乍一看就是一位青年企业家。水花在大亨酒店二楼餐厅上班,这个黑三早已知道。上二楼后询问了中餐厅在何处,有服务员告诉他。黑三是和二怪一起来的。他俩刚坐下,服务员就过来请他俩点菜,黑三猛一抬头,过来的服务员正是水花,他先要了两杯咖啡,然后彬彬有礼的说:“我是关中人,但我酷爱陕北文化和风味小吃,我点陕北正宗荞面饸饹,佳县的大枣稀饭,米脂的羊杂碎。绥德的碗托……”黑三一口气说了七八样陕北名吃,水花赶紧说:“看来你是个爱陕北文化和小吃的关中人,谢谢你的光顾,我也是陕北人。如果你真想吃这些就去东大街什字,西边有家陕北风味儿小吃店。”“我初来西安不容易找到,如果你能给我指路,路费一百元。”水花低头想了一下:“我每天才挣八十元工资,带个路一百元,多好的事呀。”她满意地答应了说:“明天我休假,十点钟在开元商城门外喷泉处见。”  第二天水花九点半就到了开元门前,藏在一伙儿四川女人补纽扣处,想看看这个斯文人是否真的喜欢陕北文化和小吃。水花刚站好在人群里,黑三就来了,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看看川流不息的人群,一会又在喷泉旁边来回的踱步。十点钟,水花出现在他的跟前对黑三说:“时间很准。”黑三神气的回答:“我是一个极讲信誉的人。”水花听罢心中一热说:“咱们去陕北店吧!”黑三说:“不急,咱先去开元买些东西送你,这也是对你的感谢。”水花连忙拒绝说:“我连你姓名都不知道,还买什么东西呢!如果你不去我就回去了。”黑三忙道歉:“对不起,姑娘,我叫胡金豆,是宝鸡人。你叫什么?”水花停了一下慢腾腾的说:“我叫水花,陕北米脂”。说话间已到了东大街个什字口,西边正好有一家陕北名吃馆,里面有二三十人吃饭,其中大多数是陕北人,水花笑着用一口陕北话对老板说:“掌柜来碗荞面饸饹,羊杂碎,碗托,米脂的热油糕……”她话刚落音,店主人拍手说:“这才是正宗的米脂姑娘。”姑娘你要那么多能吃完吗?水花回头看了看黑三,黑三点点头说:“先上一碗羊杂碎尝尝。”水花说:“你慢用,我先走了。”黑三想拽她衣角,但又一想,初次见面不可鲁莽。黑三忙站起来说:“初次见面交个朋友吧”水花想了想说“可以”“告诉我电话”,水花说:138……08,黑三拨了号,水花电话真的响了,他掏出500元递给水花,水花看了一眼,从中间抽出一张100元说:“我只要你说的,再见。”黑三看见出店门的水花已无踪影。  水花回到住处,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是高兴还是害怕,她也说不清,带路挣了一百元,无意中发现金豆很有钱,对自己也有点意思,这时心里又咚咚作响,像在怀里揣着一只兔子,上下翻腾。停了一阵,她洗了头,清醒了很多,又坐在床上,盖上被子,回忆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心里甜滋滋的,她自言自语的说:“如果金豆现在给我打电话,我就和他好,也可以嫁给这个有知识又有钱的金豆。”话音刚落,“叮铃铃……”手机响,她打开手机问了声:“您好,您找谁”“我是金豆,我找水花,你是水花吗?”真是神了,想谁谁就到,水花按捺不住心跳,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金豆哥,找我有事吗?”“有事呀,明晚你下班后我请你去西安饭庄吃一口香臊子面,行吗?”半晌对方没有回答,忽然听到水花说:“可以,十点半我下班。”“我准时接你。”  酒店的工作本来很忙,工作一天的水花今天特别精神,好不容易等到十点下班后她就去宿舍打扮自己,穿上自己喜欢的连衣裙,又给头上带上两条山丹丹花的小发卡,次对镜子涂上粉红色的口红,这口红是自己来西安后买的支口红,平时舍不得用,一则怕花钱,二则怕同事说自己妖里妖气。今晚一定要打扮好,让他们看看陕北女子的风采。  晚上10:35分,水花刚走出大亨酒店大门,黑三就迎了上去,后面还有几个兄弟鼓掌。走到跟前黑三傻眼了,眼前这位女子简直是仙女下凡,他想拉住水花的手,水花小声说:“我自己上车。”  小车在西府名吃饭庄停下后,黑三拽住了水花的袖子说“咱的席在202房间”。202房门一推开,里面一股烟味,传来一阵阵的笑声,水花静神一瞧,里面早有七八个人。这时黑三上前向大家介绍到,这是我的朋友郑水花,有人打趣的问“是女朋友吗?”黑三说:“现在是朋友。”他又向水花介绍身边一位老头络腮胡子的男子说:“这是咱大哥,外号‘关中虎’”又指另外一个瘦子说道:“这是二哥智多星”,指着一位单眼男子说:“这是三哥,外号‘孤鹰’。”介绍完后,大家分两桌落座。  这时号称大哥的络腮胡端着一杯白酒来到水花面前向大家说:“我提议咱们哥弟十三人为漂亮的水花妹妹干一杯”大伙仰头便饮一杯下肚,大哥刚走二哥又来了,咱们为金豆弟能有这么漂亮的妹子干杯,大伙又是一饮而尽,三哥上前倒了杯酒对水花说:“水花妹,大伙都为你干杯了,这次你可要同我们一同干一杯吧。”“我不会喝酒。”有人建议,大家喝一杯,水花妹可以喝少半杯,这下总算行了吧。黑三在水花旁倒了少量酒递给水花说:“盛情难却,给个面子吧。”水花见黑三哥为难了,只好端起半杯白酒,放在嘴唇边,试了试,真有点辣,“仙女喝吧。”这伙人又嚷了起来,无奈,水花对大伙笑了笑说:“感谢大家为我接风”,说罢,闭上眼,像小时候妈妈劝他喝药一样,喝了下去。又是一阵掌声和呐喊声,水花只觉得胃有点热,脸也发烧。但大脑还是清醒的,这时只听大胡子说上热菜,让陕北美女尝尝西府名吃,先上大年菜,再上青丝抄兔腿,灰菜炒鸡蛋,蒂儿菜炒大肠,再上岐山手工凉皮,扶风鹿糕馍,上一口香臊子面,不够咱再点,让陕北姑娘尝遍关中名吃,感受一下咱们西府小伙的热情。说罢又是一阵狂饮,又有人过来劝水花喝一小口酒,无奈只能喝,就这样你劝半杯他劝一口,水花喝得头昏眼花东倒西歪,放下酒杯,拿不起筷子,爬在饭桌上就不省人事了。  水花昏昏沉沉梦见一块大石头,压在自己身上,怎么也推不动……下身的疼痛使她有了意识,迷迷瞪瞪,半睁凤眼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一个男人怀里,“啊!”水花大叫一声,完全清醒了,定了定神,抱她的男人原来是金豆。她用力推开了黑三,质问他:“你,你怎么这么不讲道德,太无耻了。”下身的疼痛使她停止了质问,用手去抚摸阴处的疼痛点,怎么黏黏糊糊的,打开灯一看:啊,是血,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她的身子被黑三占了。  水花守贞21年的青春,被黑三夺去了,她忍痛鼓起勇气,推开了抱她的黑三。这时黑三又过来拽水花说:“水花,咱俩再睡会吧。”“跟你睡,我算你什么人呢?”水花生气的反问到,“怕什么,今后你就是我黑三的媳妇,只要你跟了我,保你今后吃香的喝辣的。”水花推开了黑三的手,一个人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了一会,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冲出了房间。  一连三天,水花都是闷闷不乐的,上下班,店里的姐妹在背后悄悄的议论她,这个整天都闷闷不乐的陕北妹子,不知怎么的连一句话都不说,到底是咋的啦,他们几个谁也说不清。  时间约过五天后的一个晚上,黑三打来电话,告诉水花想见她,还没等说完水花就挂了电话。不一会又打来,没办法只能听黑三说:“水花,如果星期天中午你有空,我想向你表白,了结咱俩之间的事。”水花听罢后马上答应,心想只要离开黑三的魔爪,今后干什么都可以。  星期天的中午西安城南公园人声鼎沸,天气晴朗,白云下面有几个孩子在草坪上嬉闹,有几个老人在玩抖空竹,真是一个游乐的仙境。她来到荷花池中的亭子旁,抬头一看黑三拿着一束玫瑰花向她走来,她故意转过身子不理黑三,这下黑三急了,望着水花说:“嫁给我吧,如果不接这束玫瑰花,那今天再不用讲别的事了。”水花听罢转过身去接住了玫瑰花,黑三乘机单腿跪地拿出了早已买好的金戒指,要给水花手上戴,水花双手攥在一起,就是拉不开,她问黑三:“你给我带金戒指是什么意思。”“证明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人了。”“真的?”水花有点不相信的反问道。黑三向前移了一下高声说“我金豆对天发誓要爱你一辈子,如果不爱你不得好死。”听到此誓言,水花动心了,松开了双手,让黑三给她把戒指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三个月已经过去了。水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天不想吃饭,老是呕吐,一见油腻的东西就恶心。她告诉黑三,她不舒服,想去医院检查一下。在黑三的陪同下,水花在西安市第四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他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水花听罢低头不语,小声给黑三说:“你说羞不羞没结婚就怀孕,在农村是要被人讥笑和谩骂的话题。”黑三说:“告诉我爸,我要马上结婚,这样不就万事大吉了吗。”水花点了点头。  黑三结婚的消息传遍了三和镇,送礼的人络绎不绝,老一辈拉礼的都是文革期间的造反派或是胡司令的小喽啰,新一辈黑三的朋友大都是附近的混混或地方上的黑势力,什么独眼龙,刘一刀,赵铁腿,黑刹神等都来庆贺。真乃是狐朋狗党一窝窝。  在农村宴请待客是一天,黑三家势力大,狐朋狗友多,所以连待三天,第三天待得是新娘家里的亲戚和黑三自家的亲戚。不巧得是,水花家里只来了四口人爹妈和哥嫂。因为陕北人不相信山外人,他们把出了黄陵县的地方称为山外。  古城西安也十分美丽,进入深秋的红叶李和柿子树的叶子红了,榆树和中国槐的叶子黄了,给人一种快要入冬的感觉,水花再不能上班了,怀孕已快九个多月了。  到了农历9月9日,水花生下了一个男孩,足足八斤。胡司令高兴的对人说:“我家又添了一个小司令。”孩子出生七天就要出院了,给孩子起名又成了当务之急,虽然胡司令和黑三不识几个字,但他们都相信迷信,相信命运,相信好名字会给他家带来好运。胡司令请来算命先生根据孩子的出生时辰起名为“天保,天恩,天柱,天龙。”胡司令打电话告诉西安的黑三,黑三说:“爹,现在有文化的人很多,你说的名字早过时了,我让起名为博星,艺卓,宇航,煜涵,爹,你看好吗?”还是黑三强不过胡司令,决定给小孩起名为天龙,象征天上一条龙。 共 1382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