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绿野小说治保主任老疙瘩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04:10 编辑:笔名

老疙瘩是陈家洼子屯东头陈老蔫家的老小子,因为家中排行小,按农村里的习惯,就顺理成章地被称之为老疙瘩。老疙瘩上面有三个姐姐,因为农村重男轻女,所以老疙瘩从小就被爹娘宠着,既不让下地干活,也不让上山打柴。  (一)  老疙瘩在家里的待遇是优厚的,因此他能够把书一直念到初中毕业,这在屯子里,不大不小也算个文化人了。可这个文化人有一个小毛病,就是胆子特别小。  说起胆子小,不光是他怕老婆怕得要命,还有就是一个大男人家的,天一擦黑就害怕,不敢一个人出屋。农村不比城里,茅厕都是在外面房山后头。晚上要是小解好说,一般家里夜间都预备个起夜用的尿桶,可要是遇到个着急的大解,老疙瘩就得由老婆陪着出外上茅厕。  为此,老婆生起气来就会大声嚷,老疙瘩你他妈哪天能变得像个爷们!  (二)  七十年代生产队干活都是大帮轰,干多干少一个样,再加上生产力低下,社员们干起活来没有积极性,每天在懒散的精神状态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天只有歇晌的时候,大家才有精神头。于是坐在树荫下扯扯大彪,说谁的老婆胸大,谁家的媳妇长得耐看,以及一些炕头上的荤话,然后哄堂大笑。结了婚的男女不时插话掀起高潮,没结婚的默不作声,远远地坐在边上红着脸听着。  人糊弄庄稼,庄稼也一样糊弄人,那时一亩地也打几百斤粮食,一个棒劳力的工分年底算下来,也就值四五十块钱。生产队穷,家里自然更穷。俗话说,穷和盗是一对孪生兄弟。家家都穷的叮当三响,屯子里还隔三岔五地招贼。那些贼或称强盗还贴切些,来偷东西的时候先用锄把将门顶上,你敢出来贼就随手抄起一把家伙跟你叫板。庄稼人老实怕事,多数人家发现贼,也就隔着窗户喊上几嗓子,吓唬吓唬,没人敢真出来。所以,三天两头地不是这家丢了一袋苞米,就是那家被拎走了一只大鹅。  这不,老疙瘩家一个留着过年的猪头被贼人偷走了。老疙瘩老婆刚满大街地叫骂。骂完了贼,接着就开始骂自己那没用的男人,“你个没用的东西,把家伙儿剪了,你就是个娘们!”其实也不怪老婆责骂,昨晚听到院内有动静,平时睡觉很轻的老疙瘩急忙翻身坐了起来,他悄悄把窗帘撩起一角,用嘴哈开玻璃上的冰霜就看见平时上锁的下屋门开着。那一定是来贼了,老疙瘩想。看着酣睡的老婆,他用脚踹了踹老婆,累了一天的老婆翻了一下身,依旧睡的香甜。老疙瘩裹着被子哆哆嗦嗦地缩在窗台边,一只手把窗帘嵌起一条窄窄的缝,瞄着外面。外面的人,大大方方地敞开门翻东西,里面的人大气不敢出,老疙瘩自己倒像是一个心虚的贼。不出一支烟的功夫,那贼拎着东西轻手蹑脚地走了。老疙瘩这才敢爬过去,伸手推醒老婆,“不好了,不好了,刚才来贼了,好像把咱家的猪头偷走了。”老婆一骨碌爬了起来,“那你咋不喊呢”。老疙瘩怯懦地说,“我、我、我不是害怕么,所以没敢喊。”“你这个窝囊废,没用的东西,喊几嗓子怕个球儿?”老婆气得不行。  早上起来,老疙瘩坐在炕梢拉过烟笸箩,默默地卷烟,然后一支接一支地吸。老婆也不理老疙瘩,扎起围裙,出出进进,只管喂鹅喂鸡。嘴上依旧一遍一遍地骂,屋里屋外地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老疙瘩则一声不吭地低着头走出门,往公社方向去了。  (三)  临近年关,是贼猖獗的时候。这以后若干天里,天一黑,老疙瘩就躲在房山头烟筒根处蹲守,他胆子咋就一下子大了呢。七十年代公社有民兵连,民兵连长二柱子是老疙瘩的发小。那年头枪支管理不象现在这么严格,公社的民兵连是允许替县武装部保存几只老掉牙的步枪的,原来他从二柱子那借来一支民兵训练用的步枪。有了这支大枪,老疙瘩顿觉浑身是胆雄赳赳,像一只蹲在树丛里等待猎物的老虎,有一种贪婪的期待。  一天两天,一直到七八天的光景,不知哪里的贼,这会儿也来光顾了。他身材不高,蹑手蹑脚,先是试探往院里扔了一块土坷垃,见没动静才翻过破土坯院墙,直奔下屋而去。却说,老疙瘩竟没有了刚才的虎威,黑暗里双手紧紧搂着大枪贴紧墙根,上牙打下牙地瑟瑟发抖,不敢出声。这时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根部狂泻而来,一直淌进脚下的棉胶皮兀碌里。  贼到下屋见没什么可偷的东西,只得悻悻而出。顺原路爬上院墙,左右看看,咕咚一声跳了下去,两脚踩着雪地,咯吱咯吱地渐渐消失在夜色里。半晌老疙瘩如梦方醒,用冻僵的手抄起步枪大喊大叫:抓贼,抓贼了!随后,卡啦啦地拉动枪栓,将步枪高高举过头顶,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后来,屯里人传说,那晚要不是贼跑得快,就让老疙瘩一枪命中了;还有的说,老疙瘩差点没把贼一枪打死,贼是带着伤逃走的。大家越传越神,如此就有了好几个版本。从那以后,老疙瘩威名远扬,声震十里八屯,陈家洼子从此没有任何贼人敢来光顾了,倒是来本屯走亲戚的,都要亲眼见识见识那个敢于操枪撂贼的“打虎”英雄。  (四)  再后来,由于老疙瘩在陈家洼子治安保卫方面取得的不可低估的作用,他被大家推荐为治保主任。  老疙瘩果然不负众望,每天都会背手挺胸,在屯里转上几圈。逢人便问,近家里来贼了吗。人们一再强调,老疙瘩主任,有你在,哪个毛贼还有胆量来呀!  于是老疙瘩就会裂嘴微笑,眯缝着眼睛边走边点头应着:“呵呵,那是那是,”然后逢人依旧不厌其烦地问那个同样的问题。     共 20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什么疗法能尽快治疗前列腺炎
黑龙江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哪家好

上一篇:过客48

下一篇:坝坝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