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全球货币博弈

2018-12-03 15:16:58

全球“货币博弈”

美元走强欧元暴跌表象背后的动力,源自各国央行新一轮货币政策的进退之道。  因为过于强劲的货币对本国的出口增长和就业不利,因此目前各国都在努力保持本币对除了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的相对稳定。换句话说,各国都有意愿保持本国货币的相对弱势。这也就形成目前的货币博弈战。

全球央行宽松“风潮”  尽管从美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开始,各国央行都已经做好美元单边走强的预判,准备了应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变动的长线战略,但是去年下半年之后油价大幅下挫却导致此前的布局被打乱,各国央行不得不直接动用利率工具为宽松政策下猛药。这使得全球外汇市场出现了始料未及的大幅波动。  加入这一“竞争性宽松”战局的是新加坡央行。当地时间1月28日上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意外宣布,降低新加坡元货币政策的斜率,同时下调了2015年的通胀预期,认为今年内消费品价格指数会下降至多0.5%。  根据不完全统计,这应当是2015年个月内,第九个采取行动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的经济体了。而从去年至今,已经有约十二家央行陆续开出不同的宽松“药方”,以更好地应对从外汇市场到贸易管道,从资本市场到实体经济等诸多风险。  欧洲央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量化宽松,是近期这一波央行宽松“风潮”的关键事件。  2015年1月22日,备受通缩风险困扰的欧洲央行意料之中地宣布超过1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政策:在维持基准利率保持在0.05%的历史低位的同时,至少到2016年9月,欧洲央行将每个月购买600亿欧元的2到30年期限不等的债券,央行还表示,如果这样的措施力度仍然无法提振欧元区经济,那么将继续加强量化宽松的力度。  在消息宣布后欧元急跌,欧洲主要股指则大幅攀升,显示出市场对此的欢迎程度。  而在欧洲央行出台政策的前后,不少发达国家央行“跟风”,陆续出台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一方面为了通过外汇管道稳定进出口贸易,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直接打击油价下跌带来的低通胀风险。  和欧元区汇率机制挂钩的丹麦,央行在一周内两次降息,贷款利率一路从-0.05%降低至-0.2%,存款利率目前下调至-0.35%,以维持丹麦克朗和欧元之间的固定汇率。此举捍卫了丹麦克朗与欧元之间的联系机制,跟着欧洲央行同步进入更宽松周期,以提振出口。  加拿大央行更是抢在欧洲央行之前宣布新的宽松政策:将基准利率从1%降至0.75%,是其四年多以来首次降息。原油价格走低导致加拿大通胀率持续下跌,央行不得已做出降息决定,以提振通胀率。  新加坡央行也是对低通胀率一筹莫展,才会无法等到的议息会议,提前出台政策决定,降低货币政策的斜率,并调降通胀预期,向市场发出警示。  此外,瑞士央行此前紧急倒戈,和欧元汇率脱钩,成为市场“黑天鹅”事件,也是为了重新夺回瑞郎的汇率导向权力,以在这一波外汇市场的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  目前,发达国家中可能步入紧缩周期的可能只有英国和新西兰,这主要也都是由其国内经济结构发展所决定。  人民币继续贬值?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1月2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欧洲央行此前推出的量化宽松措施(QE),可能会导致美元汇率进一步走高,并使人民币在此后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不过,中国方面仍对欧洲央行的这一政策行动持理解态度。欧洲增加的流动性会给中国跨境资本流监管带来挑战,不确定跨境资金流出会不会增加。而他也强调,欧洲央行购债计划将刺激欧洲经济,有助于中国出口。  在欧洲推出QE,美元逆势升值的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一轮较大幅度的贬值行情。1月26日,人民币继续走出跌势,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一度贬值超过200个基点,几乎触及2%跌停红线。  安邦研究认为,与美国相比,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引发了国际市场的担心。不过,中国经济以超过63万亿元人民币(超过10万亿美元)的规模、7.4%的增速,成为全球独有的经济现象,对国际资本仍然保持了较强的吸引力。而且受到改革升温的影响,中国股市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也在加大。中国政府实施的改革实质上已经减少了重大违约导致的硬着陆风险,这给中国股票降低风险溢价提供保证。企业盈利有望得到“低能源价格、宽松的货币条件和国内收益率水平下行”的支持,这将有助于支持人民币及与中国相关的货币和其他金融资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认为,人民币兑美元短期内还将有一轮贬值行情,但不会出现卢布式的暴跌,年内汇率区间将在6..4之间浮动,理由是中国经济保持较高增速,贸易顺差依旧,且央行可通过巨额外汇储备及资本账户管制等方式干预汇率,遏制资本外流。  放松货币政策解决不了融资难  中国央行更多倾向于通过各种货币创新工具来调节流动性,回避降息降准之类传统工具。在普遍性流动性不足的状况下,企业尤其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企业盈利则继续下滑。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4年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8507.3亿元,同比下降8%,降幅比11月份扩大3.8%。2014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4715.3亿元,同比增长3.3%,增速比月回落2%。  中国工商联名誉主席黄孟复近期表示在央行降息并没有惠及企业,“很多企业抱怨自己是替银行打工”。原因在于民企的贷款利率与利润不匹配,黄指出地方政府和国企贷款年利率6%-7%,民营企业的贷款年息则为15%-20%。其次,企业风险表现之二则是负债水平高企。中国企业风险以往被低估,一方面在于发达国家往往看重国家负债以及居民负债,这两项指标而言中国不算很差,另一方面中国企业负债水平本来并不算高,随着“四万亿”之后的投资狂潮,中国企业负债一路飙升,数据显示中国私人部门债务与 GDP比例在2012底达到131%,这一悄然积累的风险显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对此,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委员余永定表示,融资难、融资贵是由多方面原因,特别是制度性原因造成的,不是单靠放松货币政策所能解决的。  余永定所说的制度性原因,包括“加成率”过高、风险溢价上升、房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吸金、信贷规模控制和75%贷存比的风险监管指标、不对称的变相“金融自由化”、可贷资金需求缺乏利息率弹性等。  他还表示,如果中国货币主管不满五年要同时兼顾货币供应量增长速度、新增信贷规模和基准利息率,顾此失彼就难以避免。现在非常有必要考虑一下,央行是否应该把基础利息率作为货币政策的中间目标。如果条件还不成熟,现在谈论“货币政策利率传导机制”就没有太大意义。

铝镁锰板厂家
成都塑料周转箱
铸铁闸门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