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香港也有杂文

2018-11-05 13:09:12
香港也有杂文 □冯磊 香港评论家林沛理,在内地名声其实不怎么响亮。

论原因,大概是由于他个人丑闻不够多的缘故。

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和他有仇。

又或者,我个人心理阴暗,希望他大大地出一把丑,而是因为他的一篇文字。

在其内地出版的杂文集《反语》中,林沛理有文字称,现代社会,所谓名人,极可能是出丑多的人。

又,他自己说,名声是可以和利益互换的。

他说的不能说没道理。

俗谚云:“出多大名,丢多大人”。

这道理,到今天还是成立的。

因为名利当前,自然也就有人为了出名搏出位。

芙蓉姐姐或凤姐,又或者早一些的木子美,都在娱乐风潮下爆得一定的名气。

但,若论个人对社会的贡献,除让大家付之一笑,贡献又有几何? 顺着这样的思路,我于是说,林沛理作为一个批评家,应当爆得大名,所以闹出个大丑闻也没有甚么不好。

只是,媒体的蹩脚势利眼一般不会把眼光转向低头做事的人。

林沛理先生想要爆得大名,看来还要在出丑的道路上努力才好。

以上为幽默。

以下,似乎必须正襟危坐一些。

上文提到的《反语》一书,其实是一本杂文集。

而杂文这个东西,或者准确点说这种文体,就是用来讽喻众人的。

从先秦时代的韩非子们开始,使用讽喻的手段谈人论世,在中国是一种传统。

《庄子》、《韩非子》、《列子》,还有刘伯温的《郁离子》,都是绝好的例证。

又,中国古代的这些书,很多都是小老婆类型的。

所谓小老婆类型,是指吹吹枕边风、撒撒娇的。

盖文人自古无能,“百无一用是书生”,在权贵们眼里,是算不得什么的。

所以,即便提意见,也只能躲在墙角里捏腔捏调地抗议一下。

再不然,选一个扯淡的话题,将其上升到无限的高度,以赢得当权者的注意和民间的虚名罢了。

明世宗登基以后,在能否祭祀亲爹这件事上,或说他亲爹某王爷是否能够享受帝王级别的祭祀这件事上,曾经与臣子们吵了三年。

这样的把戏,一开始就是扯淡。

皇帝要给他亲爹磕头,与他人何干?但总是有人为此类屁大的事儿喋喋不休。

———文人无能,空谈误事。

这是一个例子吧? 我个人感觉,杂文之类的东西,力度不如时评。

原因在于,时评本身更直接面对现实。

但,相对杂文,时评更容易被时局所俘虏。

尤其是,被俘虏的时评自身,更容易扮演小老婆姿态。

看看近几年的时评,除了一些坚守立场的大报之外,时评界的娘娘腔和花拳绣腿是愈来愈多了。

林沛理写杂文,锋利而深刻。

在《反语》这本书里,他不断地对香港文化发起冲击。

李安、张爱玲、香港的大学以及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