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钮文新取缔余额宝是为国家利益

2018-11-05 10:00:16

钮文新:取缔余额宝是为国家利益

SMM讯:CCTV证券资讯频道首席评论员钮文新日前称,余额宝冲击了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扭曲了市场利率,所以应该被取缔。今日下午,其在博客上在发文称,我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是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

钮文新表示,所谓的互联金融仅仅停留在货币市场当中,它们通过构建很高的收益预期和方便的互联通道,从银行把老百姓存款吸出来,制造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紧张,拉高存款利率,然后再以协议定存方式把钱存给银行,并从中渔利。

钮文新称,老百姓欢迎余额宝,因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存款收益;余额宝及货币基金高兴,因为它们瞬间获得了巨额集资,并以越来越大的基数获得赢利;银行哭了、渴了,是因为它们的利润被蚕食了。

钮文新在博文中表示,判断市场问题,我们不仅需要从参与主体各方利益的立场出发,同时还需要有一个更重要的立场,那就是: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我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正是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

此前,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在谈到互联金融时称,互联金融产品要依法合规,他说:一些非银行机构宣传任何产品的时候都必须本着对社会公众负责的态度。既宣传你的收益,当然是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既宣传你的收益,恐怕也要揭示你的风险,否则是不行的。像银行业的理财产品,你现在去看,银行业的理财协议上,把风险都是写一二三都写清楚的,甚至客户还要自己抄一遍,以保证确实你是了解了。

以下是博客全文

我挨骂了,什么话都有,很惨!可以理解,其实从骂声中,我更多听到的是对银行的怨气。我也经常痛斥银行,但我的立场是实业,我认为,中国的银行业不仅和西方银行业学会了嫌贫爱富,而且学会了如何压榨实业,但风险控制,尊重股东权益、大比例分红的品行反而没有学会。记得,外资银行进入中国之时,内资银行担心它们会抢走贷款客户。但不曾想,人家来了不抢贷款客户,而抢的是富人银行业务。结果,国内银行也开始提高富人服务水准,而小老百姓越来越不入它们的法眼。

当今银行却有这样的特点:所谓二八特质。80%的存款是富人创造的,80%的利润是大客户创造的。这样的利益格局,驱使银行必然嫌贫爱富,小老百姓能够获得的银行服务质次价高。如果说,互联金融可以提供质高价低的银行服务、能够更好地为我们这些草根服务,那我不仅认同,而且为之欢呼。那才会对传统银行构成平等的、有效的竞争。

但现在的问题不是这样。所谓的互联金融仅仅停留在货币市场当中,它们通过构建很高的收益预期和方便的互联通道,从银行把老百姓存款吸出来,制造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紧张(供不应求),拉高存款利率,然后再以协议定存方式把钱存给银行,并从中渔利。老百姓欢迎,因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存款收益;余额宝及货币基金高兴,因为它们瞬间获得了巨额集资,并以越来越大的基数获得赢利;银行哭了、渴了,是因为它们的利润被蚕食了。

老百姓只看到了这些。这有什么不好?问题是,判断市场问题,我们不仅需要从参与主体各方利益的立场出发,同时还需要有一个更重要的立场,那就是: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我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正是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有人会问,老百姓的利益不就是国家利益吗?我可以负地说,有时却有矛盾。举一个一点的案例。金三角地区的老百姓几乎以种植鸦片为生,老百姓不管这些鸦片终变成毒品还是药品,他们只管种了赚点钱。但这样的赚钱政府要不要管,无序的种植要不要被取缔?取缔了会不会伤害当地百姓的利益?

那么,站在国家宏观经济立场上,我们应当如何判断余额宝商业模式的对错?我们先来看这样一个例子。假定粮食购销系统是垄断经营的,现在有位大亨设计了这样一套玩法:所有老百姓都可以参与,一斤可以参与,1万吨也可以。市场上2元一斤卖粮,而我保证以2.2元一斤收购。同时大亨承诺,日后赚的钱,我只留10%,而余下的利润都将分配给参与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这件事可以一夜之间让所有中国人知道,而且大亨有办法让老百姓身不动、膀不摇坐在家里交了钱就等着分红。

一旦上述游戏开始后,会发生什么事?粮食系统的粮食一夜之间就会被卖光,至少粮食市场供应会发生严重短缺对吗?当粮食价格被迫上涨到3元,大亨告诉粮食购销系统,我有粮食,3元一斤卖给你。粮食购销系统为了维系粮食供给,不得不接受城下之盟。于是,大亨每斤粮食赚了8毛钱。大亨说,我每斤只留8分钱利润,其余都分配给参与的老百姓。

这时候有人开始为之唱赞歌。说这是打破粮食购销系统的垄断,是推动粮食价格市场化,是让所有老百姓都有资格参与粮食购销并从中受益。

这样的说法对吗?这不是绑架公众利益、并打着改革的旗帜干坏事吗?这不是粮食市场操纵吗?政府不该管吗?我想用不着我多说,大家自有公论。不幸的是,这件事发生在金融市场,而不是粮食市场。恰恰因为金融市场运行离老百姓很远,所以大家看不清这种行为的后果。我想,如果这样的事情不能得到政府的制止,导致利率的上涨,终像前文所提的粮食一样,全社会为之买单。我们总以为粮价上涨就是粮价上涨,不关联其他市场。但我可以负地告诉大家,粮食价格上涨会引发牙膏、肥皂、猪肉、蔬菜等所有消费品价格上涨。

一样的。银行存款利率上涨,必然引发贷款利率上涨,贷款利率上涨推高企业生产成本,终必然反映到所有商品价格上。不是这个道理吗?如果是经济学家否认这件事,或者看不懂这件事情,那就是他明显缺乏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再从宏观经济意义上讲,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已经非常大了,国际经济的不稳定也正在冲击着中国经济安全。就在中国经济风险如此巨大之时,利率大涨,而且是央行失控下上涨,将给中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一旦中国经济失速,大量企业破产,谁是的受害者?是余额宝的经营者,还是老百姓?

当然,现在余额宝们的危害还小,但这种钱炒钱,利率越炒越高的恶性循环趋势却是我们不得不高度关注的事情。其实,这其中谁受益?还是有钱人,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变成食利者阶层,这是不是在进一步摧毁一个民族的实业精神?有人会说你言重了。可能我言重了,但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实实在在存在吧?有人会说,量变也不是从余额宝开始的呀?不错,但余额宝让浮躁的民族心态以光速深入到了社会层,加速了量变对吗?

我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一个勤劳致富的民族?还是需要一个投机盛行的民族?这是核心价值观的问题,是金融要把中国经济引向何方的问题?现在,以余额宝的收益率是2%,还是0.63%来质疑我的观点,但如果深明大义,那2%还是0.63%这个问题重要吗?

前事回顾:

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兼首席评论员钮文新呼吁取缔余额宝。钮文新发布博文称,我不是危言从听,更非号召谁退出余额宝,而只想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经济事实:余额宝那里只是冲击银行?它所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

退出余额宝,而只想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经济事实:余额宝那里只是冲击银行?它所冲击的是中国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安全。因为,当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到6%的收益分给成千上万的余额宝客户的时候,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这一成本的终买单人。

所以我们强调,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通过向公众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买单。具体来说,我们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注:评论员此表述有误,货币基金的收益已经扣除费率,不会再额外扣除,基金公司每日计提。天弘增利宝基金的整体费率约为0.63%),其它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我们都指责商业银行暴利,但银行毕竟是通过经营贷款风险之后才获得的风险收益;但余额宝呐?它们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收益中分走80亿元,而且风险比打劫还小,这难道不是暴利?我看更像是暴力。

我当然反对银行暴利,但消除银行暴利必须是还利给中国实业企业,而不是分配给金融寄生虫。日本同样是高储蓄国家,谁听说日本允许余额宝的出现。我想,对任何一个市场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还有些智商的金融监管者而言,都应当旗帜鲜明地抑制余额宝。因为它严重干扰了利率市场,严重干扰银行流动性,严重拉高实业企业融资成本,从而加剧金融和实业之间的恶性循环,严重威胁中国的金融安全和经济安全。

现在,银行被迫加入发宝行列,但它们一定心存忌惮。因为,它们不像余额宝,余额宝只是寄生虫,而不是钱的经营者,所以它们喝起血来可以无所顾忌;但银行行吗?银行是钱的终经营者,存款成本上升1个BP就意味上亿元的利润损失。所以,它们玩得起吗?很多人痛恨银行,恨不得它们全都死去,但我告诉你:银行死了,余额宝也必死无疑;银行风险增加,余额宝同样风险巨大;更重要的是,银行死了,中国经济将崩溃。

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基本属于脑残,居然对余额宝这样的典型金融寄生虫无动于衷,把余额宝纳入监管到底是要保护它,还是真要监管它?它们美其名曰:怕干扰金融创新。我请问:中国金融创新有没有标准?应当鼓励怎样的创新?抑制和取缔怎样的创新?我认为,在央行大脑中根本就没有标准。那好,我告诉你,一切可以提高实业效率、降低企业成本的金融创新,才是我们应当鼓励的,才是符合中央关于金融必须为实体经济服务原则的。除此之外,一切金融自我循环,并暴力吞噬社会财富的暴利行为都应当被列入取缔清单。

请问:按此原则,余额宝是不是该被取缔?我认为,这样的金融行为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言,都该是不被容忍的邪恶金融行为。那为什么中国在容忍?为什么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出现余额宝?

毫无疑问,我的主张就是取缔余额宝,还中国以正常的金融秩序。

支付宝回应央视吸血鬼指责:整体费率仅0.63%

支付宝则在回应的官方博文中表示,余额宝加上增利宝,一年的管理费是0.3%、托管费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总共的结果是0.63%,并非钮文新所称的2%。

余额宝或迎史上严监管 证监会要求大幅提准备金

2月21日,证监会召集了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十余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开会,专门提示风险问题。而近期这样的会议已经开了不只一次。

证监会即将下发一项关于货币基金风险提示的文件,货币基金或迎来史上严格的一次监管规定,对于各类宝的风险管理将令这些横空出世的货币基金,付出不菲的代价。

与往年不同的是,现在货币基金的主角无疑是天弘余额宝、华夏活期通、汇添富全额宝为代表的一系列互联货币基金。余额宝一只基金几乎让货币基金整个市场规模较正常水平翻倍,并带来了巨大的示范效应。

银行:余额宝们不能这么玩

吴晓灵:理财产品不允许承诺回报,理财产品的特点就是投资人承担风险。你还说出了一年的收益率,这就等于说,如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在变相吸收存款。存款的这个概念才是什么呢?才是给你一个确定的收益率,我对你负责,就等于说我成了债务人了,你是债权人,而且我承认你的。

气动打标机
微商怎么找客源
连轴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