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杨柳专栏异想天开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19:36 编辑:笔名

在一个农村,有一个孤儿,叫小强,今年25岁。  据说,他母亲难产而死,就是为了保住他。再后来,他父亲由于经受不住母亲的离去,一时半会还能忍受,后来在他七八岁的时候思念之情积重难返,加上他调皮不听话,突发心脏病死了。父亲是独生子,没什么亲戚。  爷爷,奶奶也死得早,是什么原因死的,他也不知道。他后来隐隐约约听到村里人,说他奶奶比爷爷死得更早一些,爷爷是一个很体贴的人。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爷爷一手包办。有什么好吃的,爷爷也总是先夹给奶奶。这令他很自豪,他也想像爷爷那样,做一个够劲的爷们。  自从父亲死后,他就一个人生活着,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连父亲的样子,只是约略记得一些。他靠捡垃圾为生,每天奔走在小卖部之间,没到稻米收获季节,等到人家都收割完了,他就去田里拾一些遗漏的稻谷。这是他兴的时刻,舞着小小的脚丫,在田里跳来跳去的,如同泥鳅一般灵活。有时,那个残留的稻根戳伤了他的脸,鲜血流了出来,一会儿就把脸的一个缝,染得红红的,怪疼怪疼的。他没有哭,也没有理会伤口。弯着腰,细细地捡着。看着一棵又一棵的稻谷,他笑得很灿烂,牙齿都露了出来,他也不在乎。  他自己住着父亲遗留下来的只有一间破烂的房子,没有油灯。天黑了,他就不能搞小动作,除了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有时也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别打我,别打我!”  “不打你,打谁?就你经过这里,我的柴就不见了。你不来,我的柴也不会不见。”  “我真的没有,我对天发誓。”  “一个小孩子家,发誓有什么用。做错了事,还不承认?看我不打死你。”  “我真的没有!”  “没有,看你还嘴硬。没有,难道我的柴会飞,它们没有翅膀。”  “都说我没有,还打我。凭什么,你看见我拿了吗?”  “我根本就不用看,就是你!赖什么帐,有娘生没爹教的野孩子!”  “啪啪啪啪……”一阵暴打,无论他怎么挣扎,在大人面前都是弱小无力的。在这样的情形中,小强好像一只蚂蚱,很轻易就被人捏在手里,没法逃脱。也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不知哪里有的勇气,他把所有的力气都挤到嘴巴,想要狠狠滴咬打他的那个人,作为报复。正当他要咬的时候,他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他摸了摸额头,发现大颗大颗的汗珠挂满,手上还发着抖。常年忍受饥饿的他,瘦瘦削削的,俨如一棵枯木,没什么身材。如果不认真看的话,还以为他是木乃伊呢。  他没有伙伴,因为他太黑了,太小了。更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没爹娘。大家看见他,总会学着大人的口吻,“你是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带着一种嘲笑的声音,讥笑的眼神。  “你是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这句话一直缠绕着他。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的父母死得那么早,就丢下他自己一个,孤零零地活在世上,总受别人的欺负。在现实中,人们也总是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在梦里也总是被人围着打。  周围人不愿理他,尽管他努力融入同龄人的群体。但人家很排斥,有时甚至还拿石头,砸他。渐渐地,他也就不再往那人群中去,静静地在自己的世界,与自己对话,或是与父母对话。饿了的时候,常常会想入非非。经常挨饿的,垃圾也不是天天有。有垃圾捡的时候,一天可以赚一块左右。他很节约,他知道垃圾也不是天天有得捡,他要预算好明天或者更远日子的伙食费。有时,他经过小卖部,听到里面的人说,店主收田螺,五毛钱一斤。店主是养龟鳖的,田螺碾碎可以作为饲料,供龟鳖吃。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高心了很久。要琢磨着,要是每天要摸着5斤田螺,那就有2.5元,比捡垃圾还划算。说干就干,把手中捡到的垃圾拿房间,就找来一个大袋子,那是他捡垃圾时捡的。  他家下面有一条河,有很多田螺。特别是下雨天,水涨起来的时候,河口都是密密麻麻的田螺。他向着小河奔跑着,尽管是光着脚,尽管路上有很多碎石头,有的还是有棱有角的,但他一点也不觉得疼。他知道,他用努力摸到更多的田螺,就能赚到更多的钱。钱,对他来说,就等于一切。有钱,可以买鞋子;有钱,可以买新衣服;有钱,可以买吃的,等等。每当想到这里,他就充满了能量。开开心心地往河边走。  不一会,就到了河边。他用小手挽着裤腿。由于年幼,水漫到了他的膝盖。折起来的裤子也湿了大般,他毫不在意。只是低着头,专注地看着清澈的水里那里有田螺,一发现目标,他的手就很灵活,比蜻蜓点水还敏捷。水里的泥,软绵绵的,这是让他觉得舒服的地方。他没有上过按摩房,也没有弹簧床睡。睡的只是一块木板床。硬硬的,没有水里泥那么松软。他一边享受着软泥,一边沉浸在捡螺中,袋子都快满了还不知道。他恍恍惚惚中,听到有虫叫,唧唧喳喳,也有鸟叫,才意识到天色差不多黑了。于是,他赶快跳上河,也脚也忘了洗,就向小卖部跑去。称了一下,刚好五斤,得了2.5元。他买了一包方便面,犒劳自己。一包方便面对他来说,都是山珍海味,平时都是吃不到的。平时吃一些人家没喝完的饮料,吃没吃完的饼干,吃在田里捡的遗漏的稻穗,自己脱了皮壳,捡些柴火稍微煮一下就吃。过年过节,也没钱买菜,到路边摘一些野菜,吃起来有点苦苦的。  累了一天,吃完不就就睡着了。早早睡,很快进入了梦乡。    他梦到自己成了一个饭店老板,很多人来他店里吃饭,也有很多人替他打工。  “服务员,过来,我要点菜!”  “服务员,过来,我要买单!”  “服务员,还有没有空的房间,我要包间。”  “服务员,有什么招牌菜,给我添一点来,刚才的吃得差不多了。”  “好咧,由于人太多,忙不多来,请稍等。”  他坐在收银台,看着这么兴隆的生意,心里甚是高兴。听着这些叫喊,觉得是一首首优美的歌曲,让他一饱耳福。  他想着自己当初创业如何艰辛,靠着自己一个人打拼,才赚到够饭店的租金。刚开张的时候,生意惨淡得很,也苍蝇也不会飞来一只。也没什么人来帮他打工,他只是一个人忙碌着,又做服务员,又做老板,又做厨师,身兼数职。  后来,渐渐改观了一些。时不时来一些客人,只是吃得不多。卖的刚好够食料钱。再后来,因为他自己参加了一个大型的公益活动,叫做“关爱留守孩子”,这个小店就一举成名,来这里吃饭的人才络绎不绝。那个公益活动,其实与他的经历有关,他是个孤儿,想让更多的留守孩子得到关爱,他捐了很多钱给那个山区的孩子。他知道他自卑过,他伤心过。都是因为他的出身,他的出身让他总是被欺负,总是自己一个人玩。  “老板,某某食材放哪里了了,厨房里没有了?”  “哦,知道了,我这就去拿!”  厨师的话,打断了他的回忆。他只好跑去仓库里拿食材。一直找一直找,都找不到。他明明记得进了很多货的,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他不信,继续找。”  “啊!”  他转到仓库里的墙了,忍不住叫了起来。看看周围,还是黑漆漆的,他知道又做梦了。不过,这次的梦没有让他特别苦恼,他把梦认认真真回忆了一遍,然后笑了,接着再睡,直到天亮。    几年后,他也长大了,觉得在家无依无靠的,就想出去闯闯,说不定真的能成为老板。他仍记得他的老板梦。好比蒲公英,飞呀,飞呀,就像找一个可以播种的地方,才善罢甘休。  他揣着积攒着好多年的一百多块钱,离开了家乡。他不知道去那里,脑子里也没有有关任何地方的名词。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上了车。他想,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家乡也没什么留恋的。被欺负得也够多了,忍受人家的异样目光,也够多了。他真想逃得越远越好,逃到一个没人知道他根底的地方,这样才有安全感,才没有人嘲笑自己。  他上了车,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就做了下来。半路上,看着窗外,脑子里一直漂浮着“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眉头皱了一下,但一下子又展开了,然后松了一口气。大概就是终于没人对我说这句话了,真轻松的意思吧。  他旁边坐着一个小流氓,这个流氓似乎觉得他特别投缘,就问了他一句:“兄弟,去哪里?”  从小就没有人对他称呼过兄弟,在这么无助的时刻听到这句话,挺振奋的。他也心生好感,“我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干什么,只想出去闯一闯。”  “哦?要不跟我混吧,我们两个在一起,应该能混得不错的。”  “反正我也不懂去哪,那就跟你混吧。有个伴也好!”  这么多年没人对自己好,突然间有人对自己好,那么就认定这个是好哥们。一旦这种感情确立下来,就会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关心。  当晚,小强跟所谓的大哥下车后,就到多人的地方进行了抢劫。他的那位好哥们,对于抢劫有多年经验,能够迅速判断哪个是有钱人,哪个是没钱人,瞄准好,就立马行动。个晚上,就抢到了很多钱,大概有五千。五千对于小强来说,是很多的了。他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五千元这么多。心里很高兴,他想到,原来就这样劳动半个小时多久可以得到这么多钱,难怪自己一直这么穷,是自己太笨了,还在从早做到晚,幸亏认识了这位大哥。不然,我的老板梦何时才能实现,苦日子何时是个头都是未知数呢。  当晚,就用抢来的钱去大排档大吃大喝了一番,也住了比较豪华的宾馆。那一晚,他睡得特别香。  再也不用挨冻受饿,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再也不用辛辛苦苦地赚钱。每天只开工一会儿,就有大把大把的钱进口袋,对他来说,有什么值得忧愁的呢?  从小就没有人教导,什么是好的,什么事坏的。在他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好坏的标准。哪一种思想先植入他的头脑,他就会觉得是好的。这就是先入为主。  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噩耗,还以为生活得越来越好了呢。  第二天,大哥约他一起去路边。假装卖水果,然后车上的人只要下车卖水果,就见机行事。现在的人,在路上看到有人被抢劫,是不会出手相助的,怕惹祸上身,到头来连累自己。  等啊等,终于等待一个大款,开车经过他们那里的时候,恰巧口渴。于是,就下车买水果。就他一个人大摇大摆走过来,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老板,水果怎么卖,给我来两斤。随便称两斤,不用挑了。”  “好咧!”他们一边虚假应答,一边看着他的穿着,也听着说话语气,跟自己原来猜测的一样,是个大款。  接着,大哥给小强使了个眼色,提示要下手。  那个大款,在看着大哥称水果,没什么注意小强渐渐向他靠近。就算注意,也不会想到是要抢劫他。  小强,趁他不注意。就用腿一蹬大款的膝盖后面,用手把老板的手压在背后。大哥见时机成熟,使劲扑了上去,用手勒着大款的颈。  大款,就这么样地跪下了,勒得喘不过起来。心抖得厉害,像秋风来时,树枝上的叶子摇个不停。  “说,你身上有多少钱?”  “大大大哥,我没有什么现金,只只只有几百块。有话好好说,好好好说”  大款额头上的汗,不知什么时候了浸满了额头。头发也湿得可以滴水。  “交出来,别废话!”  “你得松一下我的手啊,太紧了。掏不出钱。”  “强,你用一只手掏,把钱包拿出来。”  “你别搞花样,不然你死得很惨!”  “我,我,我,哪敢!”  说着,小强就掏出钱包来了。手拿着钱包,用双唇翻着。  五百,还有一张银行卡。  “大哥,怎么做?”  “马上到带我们去取钱。有多少取多少。”  “大大大哥,只有一万块。取钱也得松开我呀。不然我怎么取?”  “松什么松,告诉我密码,说!”  一把水果刀驾到大款的颈部。大款脸色顿时变了,变得青青的颜色。  “2…8384…8”  大款想着,幸好今天没带别的卡出来,不然就惨了。他的害怕也渐渐平息了,脑子快速运转起来,想着如何逃脱这危险的环境。  “小强,你看着他,我到附近取款机取钱。”  说着,就松开手,拿过钱包,走了。  小强傻愣愣地还在抓住大款的手,踩着他的双腿。他以为大哥只是去取钱,还会回来的。没想到等到天差不多黑,还没见回来。  “会不会大哥出什么事了吧?”  “不会的,怎么会呢,大哥那么聪明,不可能出事的。可是,这么久还没回来。不行,我得去看看。”  说着,就放开了大款。毕竟没什么经验,没有想到大款会马上报警抓他,更没有想到社会上为了钱,有的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那个所谓的大哥,领了钱后,早就远走高飞了。他自己说不定在那个地方乐着呢,那里会有闲工夫跟你瞎掰呢。  还出什么事,还赶紧去看大哥。小强,你想多了。  大款,等小强一转身,就马上拍了张照片,供报警时使用。  小强飞快地跑着,跑着的时候,在想着等一会遇到大哥时应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他,还在想着今晚去哪里吃好吃的,去哪里豪华宾馆去享受。还在想着小时候做饭店老板的梦。  大款一上车,就报了警。等警察来,提供了小强的照片,也把事件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警察。  生在农村,又是孤儿的小强,究竟是单纯,头脑没社会上的人那么复杂。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已经被警方掌握了材料,只是跑,只是异想天开,去找早已溜得没一点人影的大哥。  夜,渐渐把小强吞没,异想天开的他,终拿自己的青春做代价,给自己的人生加了一笔大大的败帐。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仍在奔跑。正如他的未来,跑在虚无缥缈的世界里,未知身处何方。   共 499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表现为情绪会重复
昆明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该如何选择

上一篇:成功语录

下一篇:白莲花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