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一辆摩托从小路驶来

发布时间:2020-05-22 06:57:01 编辑:笔名
突然,一辆摩托从小路驶来,到拐弯处熄了灯,灭了火。
一个黑影蹲在摩托旁的路边抽烟,抽了一支又一支,不知在等什么。一会儿,这个黑影蒙面人挡住一位过路的少女。
“站住!别走!”
少女一惊:“你想干什么?”
“想和你玩玩。”蒙面人无耻地说着,便猛地住少女的手,往玉米地里拖。
少女挣扎着,口内骂道:“放开!流氓!”
蒙面人更用力了,将少女拉到空行地里,并把少女按倒。
少女双手乱打,双腿乱踢,嘴巴乱喊:“来人哪!救命!有流氓!”
深更半夜,那有人来。少女不停地喊,不停地撕着蒙面人的手,想脱身。但蒙面人捶了少女两下,少女便气力减弱。
蒙面人开始解少女的裤带,脱少女的裤子,摸少女的屁股。吓得少女缚成一团,极力抓住裤腰往上拉。
云层愈压愈低,愈压愈黑,飘起雨来了。小雨变成大雨,把少女的心下凉了,看来这流氓非把她遭坍不可!

(二)
流氓把少女压在身下,正要施暴的当儿。
王歌:“放开!不许耍流氓!”
蒙面人听见有大喊,震耳欲聋,松了手。
大汉王歌先发制人,一连两脚,又是两拳,把蒙面人打翻在地。
蒙面人被打得直喊:“伙计饶命!”
“谁是你伙计?你这流氓!”王歌边骂边打,直打得蒙面人嘴里、鼻子流出了血。
王歌见蒙面人不动弹了,便去扶少女起来。
此时,蒙面人抢头鼠窜了。
王歌:“姑娘,你在那个村?我送你回家。”
少女:“谢谢大哥!小女家住苏和村,门牌 5号。”
王歌将少女扶上摩托车,让其坐在后座上,他自己踩着了油门,开亮车灯,跨上前座,叮咛少女抓紧扶带。
摩托拐上大桥,慢慢地朝南而去。

(三)
王歌:“大娘!开开门!”
少女的母亲听见叫门声,拉亮门灯,开了门,一惊:“这是咋啦?”
王歌扶着少女:“到屋内再说吧。”
少女的母亲也扶着一只胳膊,回到屋内。电灯下,看清女儿头发蓬乱,衣服破烂,浑身泥水。急切地问:“出了什么事?”
少女嘤嘤啼哭,瘫倒在床上。
王歌:“大娘,是这么回事,一个流氓把她捡到玉米地里要遭坍她,让我赶跑了,没有什么事!”
少女的母亲一听,脸色煞白,身子颤抖,眼眶含泪。劝女儿:“梅花,别再哭了,小心哭坏了身子!多亏这位大哥相救!”
王歌:“婶子,梅花没事,让她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梅花母亲:“这位大哥,天这么黑,雨这么大,你怎么能回去!不行!不行!你救了我闺女,还没谢承你哩!”
梅花听母亲这么说,便将头抬起:“谢谢大哥!”
王歌:“别说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换成其他好人,也会这么救你。”
王歌边说边欲出门,被梅花母亲拉住了。
梅花母亲:“你不能走!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到外面会着凉的。让我给你寻换的衣服,你跟我到另屋换吧。”
梅花:“大哥,你不要走!”
无奈,王歌只好随梅花母亲去了另一个屋。
剩下梅花一个人的时候,她才将湿烂衣服全部脱掉,换成了新式花衣,蒙头便睡。
王歌在另屋换衣服,梅花母亲又让吃了饭,就让他在屋中休息。

(四)
天麻麻亮,王歌听见隔壁的呻吟声,便下了床,走到院子,伸了几下腰。
梅花母从隔壁出来,告诉王歌:“梅花病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烧,怕是感冒了。”
王歌:“病了?让我看看。”
王歌随梅花母亲到了屋内,望见梅花躺在床上,露出了脸,哼哼地呻吟,眼睛微微闭着,似睡非睡的样子,脸色粉红粉红的,象杨贵纪出浴的神态,太美了!
王歌:“婶子,让我叫医生去!”
梅花母亲:“别,别,我们再不能给你添麻烦了,你快去忙工作吧!梅花由我照看就行了。再说梅花已二十岁的人了,好歹有些抵抗力。这村子你不熟,还是我去吧!”
梅花母亲出了门,不一会返回家,面对王歌:“李先生不在,进城购药去了,这该怎么办呢?”
这时,梅花烧得更厉害了,说起了胡话:“救人哪!有流氓!来人哪!不是你来……我就完啦!”
王歌:“婶子,梅花的病再不能耽搁了!让我马上送医院!”
梅花已经起床:“大哥,那就麻烦你了!”
王歌将摩托推出门外,梅花脖子上围了个花围巾,她母亲扶她上了后座,王歌便捎上梅花,驶向城内……。有段泥路,将车轮糊住,开不动了。王歌用路边小棍棍捅掉车瓦与车带中间的泥巴,又骑上了摩托,缓慢地上坡。

(五)
金城医院住院部。 2号房间。
护士在病床头给梅花吊会。
瓶吊光了,换上第二瓶。
第二瓶吊光了,换上第三瓶。
梅花的烧退了些。梅花母亲还没有来。
王歌在病床前寸步不离的照看着。
王歌端起米汤,用小勺给梅花喂。
梅花:“大哥,前天晚上我本不想回家,但不知怎么却走回去了……多亏你救了我。”
王歌:“不要想得太多,等养好了病再说。”
梅花甜甜地笑了一下。
王歌看着梅花那圆圆的脸儿,端庄鼻梁,弯月眉毛,大大的眼睛,秀美的身材。
梅花一只手捏住王歌的手:“大哥!叫我怎么谢你的恩情呢?”
王歌也握紧梅花那柔软的手。这是他次握着一位少女的手,紧紧地不愿放开。
慢慢地,王歌因过度疲劳而产生倦意,瞌睡了。他不知不觉枕着梅的手睡觉。
梅花没有睡意,好端详着王歌,望见他浓眉大眼,额头宽阔,身曲很长,充满虎气。
一会儿,天快亮,护士查体温来了。
王歌猛醒,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
护士取出体温表一看:“ 8度半,大烧过去了。”
护士走了。
梅花母亲进了病房:“梅花,好些了吗?妈一夜都没睡着,心内七上八下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好容易挨到天明,便急急忙忙赶来了。昨天,我在旧城找了几家医院,没有找着,就回家了,原来住在新城。”
王歌:“婶子,你来了,梅花的烧已经退了,叫人放心了。昨天走得急,没有说清往那个医院去,让你跑了不少路,这怪我太大意了。”
梅花母亲:“她大哥,你说哪里的话,你救了我闺女,又帮她住院看病,我们真不知如何谢承你呢!让婶子给你端饭去!”
另一个床位上的妇女见梅花母亲刚来,也热情地招呼:“可不是吗!这个伙子伺候人很经心,一天一夜不离开,我还以为他是你闺女的女婿呢!”
梅花只是抿嘴笑。
王歌:“婶子,叫我端去,年青小伙子跑两步腿没啥!”
梅花母亲:“那你把钱拿上。”
梅花母亲从身上掏出五元钱,递给王歌。王歌没有接钱。
梅花:“王歌哥,我妈让你拿上你就拿上。”
王歌仍没有拿钱,便出去端饭去了。一会儿,他端来了两碗龙须挂面,叫母女俩吃。
梅花母亲推着让王歌吃,王歌说他到外边再吃。
王歌往出走时,梅花母亲又掏出10块钱给他。
梅花母亲:“她大哥,你把我钱拿上,不要不好意思。”
王歌仍没接钱,走了。

(六)
司马迁书店。
这书店,在金城正街中间往西的一条小街上,紧挨有好几家书店,数梅花这书店的牌子金光耀眼。门面是大红漆油的,门外两旁放着两盆菊花,黄色的花儿散发着幽香,招引了不少顾客。
书店内,车边有几层书架,放着租借书,不少书已磨掉了棱角;中间摆着卖的书,诗歌,小说,辞典,名著,农果技术,工业技术,各类都有,还有高考复习资料;西边挂着各种刊物和小儿书,《收获》、《当代青年》、《女友》、《今古传奇》、《家庭》、《家庭医生》、童话故事,作文选之类。拒台前有一米宽的人行道,购书者可以来回走动。
王歌将摩托停在书店门外,上了台阶,见看书人挤满了拒台,就没有出声。
一个青年顾客:“ ,把这本《庭院深深》让我看看。”
梅花:“好。”
梅花将书递给青年顾客。顾客接书后翻了翻。
青年顾客:“这本书我买了。”
梅花:“五块四。”
青年顾客交了钱,梅花在书上盖了个章。
又一个少年的《童话大王》,梅花收钱。
一个个顾客购书而去,剩下几个儿童在看图画。这时,梅花发现了王歌。
梅花喜出望外:“王歌哥!你到拒台内边来。”
王歌:“梅花,你的书店很红大呀!”
梅花:“一阵忙,一阵闲得象房上的瓦一样。”
梅花把王歌引到拒台内边的卧室,给王歌泼了一杯糖花,递给他喝,刚准说话,拒台那边又有人叫了。梅花只好到前边去了。
王歌点了支烟,抽了起来,缕缕烟雾,慢慢上升,顶到天花板上,扩散开了。他抽着烟,喝着花,打量着梅花,她的辫子盘在头的一边,上身穿件丝绒袄儿,套着蓝羊毛衫,衫上有几朵紫色带红的绣花,象似玫瑰花儿,下身是牛仔裤,脚上蹬一双老板牛皮鞋。全身淡雅,好看极了!他又瞧着这卧室: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床,一个脸盆,一把木梳,一个小圆镜。桌上放着几本书,床下放的尽是书。
梅花忙了一阵卖书,就到后边卧室招呼王歌。
梅花:“王歌哥,我给咱端饭去,你先照看一下门面。”
王歌:“好,我正饿了。”
梅花端饭去了,饭馆就在斜对面,不一会儿便端来一大碗羊肉糊卜和一小碗羊肉糊卜。两个人吃得热呼呼的。
王歌:“前几天我找了您两次,书店门关着。”
梅花:“噢!真对不起,让您空跑了,那几天我到西书去了。”
王歌:“书店一年纯收入有多少?”
梅花:“五六千左右。”
王歌:“不算多。我前几年开沙场,每年收入好几万哩,去年建了个蔬菜脱水厂,已开始运转。我非办好这个厂不可!有人说过: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看,不想当企业家的人是办不好厂子的!您说对不对?”
梅花:“您说得很好!那么您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王歌:“条决条件?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厂子地理位置好,就是资金和技术力量薄弱啊!”
梅花:“往往条件好的,人不去注意,才容易出事!天旱了,人们往往忽视了防涝!凡事得考虑全面周到些。”
王歌:“太感谢您的提醒!凡事应该考虑得全面周到。我是个浑身躺的人,当时停薪留职开沙场,还有些顾虑,有点担心,恐怕赔钱,结果很轻松地挣了大钱。现在改革开放政策一百年不变,我浑身是胆,勇气十足,横竖也要办好脱水厂!”

(七)
蔬菜脱水厂。
厂址就在居水河东岸的拐弯处。
王歌开着刚买的红色小车,驶进了厂门。他把小车停在了办公的院子里。下了车,走进经理办公室。
一位姑娘端着脸盆走了进来。
王歌:“要洗脸水干啥?难道坐在小车内还会沾灰尘么?”
姑娘不敢言传,悄悄将脸盆放到方凳上,出去了。
王歌看见姑娘好像哭着走了,还是洗了把脸,梳了梳头,站在镜子前照了照。
王歌:“怪了!脸上怎么有块黑?”
王歌又拿手巾在脸上擦,直把黑块擦掉为止。
刘会计进门:“王经理,有个问题需请示一下,关于……”
王歌:“什么关于?你作为会计兼秘书,就看着办吧!我还忙着哩!”
刘会计:“王经理……”
王歌:“哪来的这么多事?”
刘会计姗姗走了。
看门老头:“王经理。”
王歌未看人:“不要再罗嗦了好不好?”
看门老头:“你的信。”
王歌:“哪来的信?”
王歌转过身,接了信,老头出去了。王歌急忙拆开信:
“王歌哥:
忙。
明天中午我想到贵厂来,参观参观,欢迎吗?
妹 梅花”
王歌喜出望外。他自言自语:“她对我肯定有意思了。”
他看了看表,中午十二点,离明天中午正好二十四个小时。我关上窗,闭上门,躺在床上,想开了。他自问:为什么在书店尽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呢?为什么不向梅花吐露自己的爱慕之心呢?
想得心烦意乱,王歌走到院子里,晒了会太阳。
王歌:“刘会计,事情处理完了没有?”
刘会计急忙从办公室跑出来:“经理,一切都顺利地处理好了。”
王歌:“哪咱们就杀两盘棋。”
刘会计又回到办公室,取出了象棋,又搬来小方桌和两只小凳子。
开始,王歌吃刘会计一个卒,刘会吃王歌一个卒;进而,马踩车,放打象,马卧曹,车要将,死棋了!王歌盘赢了,心里痛快极了!
连下了五场,王歌赢了三场,刘会计赢了两场。王歌还要和刘会计下第六盘,刘会计见职工早都下班回家去了,不想再下了。王歌不行,又下了两盘,刘会认输了。
刘会计:“王经理,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好事儿!”
王歌递给刘会计一支红塔山:“哦,暂时保密。”
刘会计回去了。
王歌也回去了。

(八)
王歌家。
王歌进了家门。
王歌母亲:“你怎么才回来?”
王歌:“好,人家有事,和刘会计谈厂子的事。”
王歌母亲:“和那个叫……叫梅花的谈了没有?”
王歌:“她今天寄来一封信,说明天来厂参观,看来人家有这方面的意思。”
王歌母亲:“你已快三十的人了,赶紧得结婚。从你父亲前年去世后,妈这块心病老是放不下。只要梅花人好,能干,妈再不图什么。按迷信讲,你救了她,就像那《虎口缘》戏,有缘分,亲事能成!”
王歌:“妈,新社会不讲迷信。”
王歌母亲:“好娃哩,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有些事已降好了。不说了,妈给你做饭去。”

共 17246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剧本人物故事鲜明。王歌现代青年的楷模,在一次救美中雨梅花邂逅。只是后来梅花又嫁给了他人,他心情很失落。自己也有了心上人,可是心里一直惦记梅花……结尾给读者带来想象。王哥在失落的时候,把心用在工作上。“王歌知道地头蛇不好惹,处理不好便会发生大是非!光棍不吃眼前亏,只有好说好散。他硬把红塔山烟递到这青年手内,亲自给点着。这青年吸了两口,口气温和下来。”这些人物内心与细节描写细腻,更加了剧本的生动性。感谢您对旋转木马的鼎力支持!问好,赏析!【编辑:诗人夏红雪】
1 楼 文友: 201 -08-14 07:16:26 故事情节生动,跌宕起伏,感谢您投稿旋转木马,期待您更多的佳作。 夏红雪,六九年生人。陕西省作协会员。在各大城市报刊发表诗歌二百余首,散文五十篇。
2 楼 文友: 201 -08-14 11:50:01 感谢夏红雪社长关于《救女》电影剧本 故事情节生动,跌宕起伏,这些人物内心与细节描写细腻,更加了剧本的生动性 的评价!问好! 世界文化名人、史学家、文学教授、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世界文学艺术家协会荣誉主席吉春希爱力他达拉非每日一次
无锡癫痫病医院地址
藤黄健骨丸能长期吃吗
德州白癜病医院
梧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焦作白癜风治疗费用
广东好的白癜风医院
金昌白癜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