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心计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0:34 编辑:笔名

一抹光,从地平线暗下。星火亮起,渔船归来。  我站在江边,看灯火在江面零碎,风撩起我耳边的碎发,也将身旁的寂寞吹散。    我不知道自己的故土在何方,我只知道,十八年前,师傅把我从路边拾回,他从不告诉我  的身世,或许,他也并不知情。十八年来,师傅每天教我识字习武,我在每天的功课完成  之后,便只身来到这江边,看着尽头,无限唏嘘。    春夏秋冬,不停地变更着,我在师傅身边看尽了万物重生,炽热如火,枫叶凋零,大雪围  山。师傅说,一寒,十八年来,师傅不告诉你的身世,只是不想让你再被牵涉进江湖恩怨。  我问师傅,为何。师傅说,江湖很大,人心叵测,纵使你有超人的武艺,也逃不过小人的  算计。我不再言语,看着师傅两鬓越来越白的长发,心头掠过无数的凄凉。我深知,师傅  是为了保护我。        江花又飞,在星火的江面缠绵。风野蛮地将他们隔开,散落在江面。远处,已是如墨的夜  色。今夜,注定我又将在纠结中度过。    十八年来,我未曾离开过师傅半步。听人说,江湖很好,有美酒,有佳人,还有豪气的大  侠。我很想做大侠,我想在江湖中扬名立万。可这一切,只是想想。师傅绝不允许我踏入  江湖,我该如何?    风越来越大,衣袂飘飘。我抽出手中的长剑,映出了天空清冷的月光。无能为力的我,用  一块油布擦拭着那把伴随我十八年伏魔剑。我用手指在剑刃处轻抚,鲜红的血液也便沿着  剑身缓缓淌下。        鸿飞缓缓走到我的旁边,说:“一寒,你又在用自己的血喂剑。”  我笑道:“若不用自己的血,那用谁人的?”  鸿飞是我的师兄,我被师傅捡回来那天,他就躲在门后怔怔地看着我,师傅叫他带我去他  房间,跟他一同住。他极不情愿的把我领到他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被子挪开,露出  一块很小的空间,对我说:“你以后就睡这,不许过界。”我睁着眼睛看着他,害怕的点  了点头。        只是,他也同我一样,被师傅强留在身边,不许出山。    我们渐渐长大,小时候的摩擦也渐渐淡忘。不知何时起,他开始改变对我的态度,如师傅  一般对我关爱有加。我很高兴,也很感激。    鸿云对我说:“一寒,回去吧。这里风大。”  我转过身,跟在师兄的背后,开始往回走去。天上的那轮冷月也紧跟随在我们的身后,将  我们的影子拉长,然后重叠。        师傅远远地站在山门,等我们归去。      我把伏魔剑卸下,挂在床前。  师傅推门进来说:“一寒,你是不是在心里责怪为师?”  我急忙道:“师傅多虑了,徒儿没有。”  师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为师也有难处啊,没有就好。你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为  师相信你。”  我点了点头,眼眶却有些发热。  师傅转身蹒跚离去,背影显得沧桑。  我眼里的泪终于滚下。        我走至庭院,抽出伏魔剑,开始舞动。满庭的桃花,被剑气削落,纷纷扬扬,往地上落去。  一阵风,毫无征兆的涌入庭院,于是,坠落的桃花开始漫天飞舞,随着我剑舞动的方向,流  连着忘记落下。我收起剑,站在庭中,桃花落满我的头顶和两肩。        师兄急促地叫道:“一寒,快来,师傅不行了。”  我一惊,忙往师傅寝卧奔去。      师傅的脸色蜡黄,花白的发丝凌乱缠在头间。一盏烛火在他的床头摇曳。  我奔至师傅榻前,跪倒在地,握着师傅渐渐冰冷的手,开始抽泣。    师傅的表情,极为痛苦,嘴巴艰难的蠕动着。他抽出手,缓缓抬起,眼神涣散不。终于,抬  在半空的手无力的垂下。  养育我十八年的师傅就这样离去,甚至没有一句遗言。    我将师傅葬在江边,用伏魔剑削了一块墓碑立在坟头。坟头堆满粉红的桃花。师傅生前  的花。  师兄将我搀起,道:“一寒,如今师傅已然离世,他在天之灵定会安息。我们能做的就是将  师门兴旺,将师傅的武功发扬光大。”  “不可,师傅生前说过,不允许我们涉足江湖。”我道。  “那你甘愿你的伏魔剑长居在这深山之中,每天用自己的鲜血饮喂?”师兄道。  我无言。只是怔怔地看着师兄那张俊秀的脸,那张脸没有丝豪悲哀。我在一刹那感觉那陌生。  师兄继续道:“伏魔剑是用来行侠仗义的,是要饮尽恶人之血,而不是像你这样每天用自己  的血去祭剑。”  我心头微微触动。将伏魔剑系在背后,跪在师傅的坟前叩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跟着师兄  离去。        师兄突然回头道:“一寒,我们先回去,替师傅整理下遗物吧。”  我点头同意。        师傅生前确是两袖空空,终日粗茶淡饭,极其朴素。定不会留下贵重之物。师兄摇着头在师  傅的房间翻箱倒柜,嘴里喃喃的道:“在哪里呢。”  我问师兄:“你在找什么?”  师兄道:“没什么。”说完把一大堆师傅的粗布衣服洒在地上,继续翻。  我有些恼怒道:“师傅尸骨未寒,你如此逆行,怕是不妥。”  师兄道:“死都死了,还怕甚,生前处处约束我等,死后我等还要受之束缚?”  “无论如何,你不可如此。这是对师傅起码的尊敬。”  师兄停止手中的动作道:“难怪师傅从小就偏爱你,连镇山之定伏魔剑都传授于你。原来你  如此忠心。”  “此话何意?”我道。  师兄走至我面前道:“从你被师傅领回那日起,师傅便变了心,处处袒护你。你以为我这些  年对你好是真对你妥协了?哈哈哈哈,可笑。我只是一直在寻找时机,将你逐出师门。”    我如梦方醒,疑惑的看着他的脸部变幻着各种陌生的表情,极其可恶。  他又道:“昨夜,我跪求师傅将伏魔剑法教授于我,怎知他冥顽不灵,那也就别怪我无情无  义。”  “师傅是你杀的。”我道。  “没错,就是我。你以为你打得过我吗?你想替师傅报仇吗?纵然你有伏魔剑在手,我也不  怕你,你在我眼里,从来就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砂粒。哈哈哈。”        我抽出伏魔剑,割断了师兄的喉咙。在他哈哈大笑之时。出手之快,匪夷所思。        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刃缓缓滴在斑驳的地面。  师兄像树木一样倒在我的面前,睁开的双眼,黯淡无光。他不会知道,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师  傅在授我伏魔剑时,我便开始往他的饭里下一种叫火龙草的慢性毒药。若不然,他怎会轻易  的杀掉师傅?        我比谁都想出山,浪迹江湖,左手美酒,右手美人。师傅宠爱我,那便是他的过错,只是,这  错已经酿成,无法挽回。十八年的养育之恩,固然伟大,所以,我才用慢性的毒药,让他无丝  毫痛苦。        至于师兄,我早知他有此想法,,他也只不过是我手里的一颗棋子。    我冷笑的看着躺在地上早已冷却的师兄,用舌头将剑上的血液舔净。道:“师兄,你怎么会斗  得过我呢?我是师傅宠爱有加的爱徒啊。”        我将伏魔剑收起,系回后背。将房门掩上,转身大踏步下山。        二月的天,忽然下起了大雪。覆盖了来时的路和师傅的坟。桃花已不再飘落,被从天而降的雪  花包裹着。路就在脚下,而我越走越远,视线却开始变得模糊,双腿越来越软,终于,我栽倒  在地,一股鲜血从我的腹部溢出,染红了雪白的地面,一直往远处延伸。天空,依旧昏暗,直  至模糊不见。        我的腹心,插着师兄随身携带的飞刀。 共 29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上一篇:今夜难眠

下一篇:门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