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以神为饵 第407章 遗憾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3:41 编辑:笔名

以神为饵 第407章 遗憾

听完梅圣人的坦白,吴尘和兰紫是惊讶的,反观其他十几个端坐之人,有些人是出奇地冷静淡定。

入口处的那位宝如法师个开口:“圣人,我准备好了。”他仍半眯着眼,仿佛根本不在意这个事实。

不远处一个端坐在紫色光圈中的华发老者也开口道:“圣人不必多虑,这许多年我已猜到些许。”

而后在场的每个阵眼上的人几乎都说话了,那些为淡定之人,他们成为天阙阵合格填补阵眼之人已经很久,已经在大靖白鹿洞等待过很多次,很多年。

每一次他们都能感受天阙阵的威力之强,根本不是几位法力高深或天资迥异之人合力就能填补的,所以他们早猜测,这或许会让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即便如此,难道要退缩吗?人活一世,总有尽头。

自然也有人错愕而犹疑,但在其他人的表态中,他们也随着表了态,这时候也没有机会后退。

梅圣人有些震动,他掩饰着情绪,看过其他人向兰紫和吴尘看过来,眼中意味深长:“你们还年轻,也没有提前准备,愿你们仍能全力以赴。”梅圣人说着对他二人躬身一拜。

他对其他人感到抱歉,因而恭敬,好像十七个阵眼中没有他,他不需要付出生命一般,他无疑已经把自己和天阙阵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体。

吴尘和兰紫都很震动,这时候说不犹豫是不可能的,但犹豫并非是想退缩,而是真的没有准备好。

两人都对梅圣人躬身回拜。

“各位既已准备好,即刻起我便布阵,各位只需按照法阵所引依次发力就好,这一过程不确定要多久,你我勠力同心,不可有一人提前放弃,否则就会功亏一篑。”梅圣人提醒道,众人颔首。

梅圣人得了各位的同意,便也坐下来调息准备,他周身开始出现紫色光圈,一层一层如同雨打湖面的涟漪般散开,散开后再聚拢,围绕着他的全身圣色晶莹。

渐渐地整片可见的沙地,都在紫色光圈的笼罩下变得晶莹起来,空间静谧而神圣。

梅圣人需要准备塑成强大法阵之物,按照河图阁推演出的替代法阵,这天阙阵中按照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结合金木水火土,五行与五方相匹配,再配以天地人以及阴阳的属性对应,结合季节节气推演参悟,有阴有阳,有黑有白,有神灵也有万物。

这里的虚无好似包涵了万物,给人以精神上的震撼,也有心灵上的洗礼,这里的沙尘也很厚重,像是沙也像沉淀的历史。

环顾四周,像是人间,又像是天界,神秘而现实。

不是说天阙阵中有无数玄人留下的至宝?他的修炼典籍,上古法器,还有那万人瞩目的有关天选之门的钥匙?

吴尘也坐下来,打量着四周,并不见什么,茫茫沙地枯木丛生,毫无生机。

他听到身边一声低微的叹息,转头看向兰紫,兰紫也坐了下来。他们所坐的沙丘是这片沙地上的一块隆起。

好像指引他们位置一般,他们的位置下方是一个时隐时现的太极阴阳图,预示着他们两人背对而坐相依相偎,阴阳参半。

“你准备好了吗?”兰紫主动开口问吴尘。

“好像不给我们机会说没准备好。”吴尘说道。

他一语双关。

梅圣人虽然坦白作为填补阵眼之人的代价,但同时他也说明,只要天阙阵启动,没人能够离开,即便没准备好也要硬着头皮进行。

还有一点,他们知道天阙阵外异族军大肆进犯,他们付出的是生命,那些迎战异族军的将士们付出的也是生命,生命无分贵贱,为何他们就该有退路?

那些喊杀中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场上,可不会给将士们后退的选择。

所以他们没有机会说自己没准备好,这是他们的使命,他们的心智告诉他们,付出生命也罢,只要真的能抑制异族军的破坏就好。

只是,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多有遗憾。

“你还有没有什么没告诉我?”吴尘问兰紫。

“什么?”

“反正都要死了,关于我的秘密,你不必瞒我了。”吴尘缓和了语气,他发现兰紫情绪很低,有心调节气氛。

兰紫果然一笑,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说着又落寞下去。

“你在想什么?”吴尘问。

“想我爹爹和娘亲,我死在天阙阵里,连他们的样子都不记得。”这是兰紫的遗憾。

“我见过他们,我告诉你他们什么样子。”吴尘侧过脸去,笑着说。

“你父亲满头白发,垂到腰际,他只用一道发束随意一束,穿一身白袍看起来潇洒不羁,他的眼角有点上翘,眼里充满了睿智……他不说话时嘴时常抿着……

你娘亲和你很像,她梳着端庄的发髻,即便身处冰雪中,她的眼中也满是善良,看人时总不自觉微微笑着……”

吴尘尽力去回忆他见到的夫妇样子,细致地给兰紫描述,兰紫闭上眼睛,顺着吴尘的描述去构想,不自觉嘴角就弯了起来,好像那次在冰雪洞里发现爹娘的不是吴尘,而是她自己。

“谢谢你,吴尘。”

吴尘停止描述后,兰紫兀自回味了片刻才郑重对吴尘说。

“你这两天又是对不起又是谢谢的,太客气了。”吴尘说。

“是我该对你说的,说出来我舒坦多了,以前总瞒着你,每次见你我都心中愧疚。”兰紫敞开心扉说。

“你遗憾的是没见过你父母,还有其他的吗?”吴尘又问。

“……”沉默须臾兰紫道:“嗯,还有,我很想知道一个人过得好不好。”

“谁啊?”吴尘好奇。

或许因为死期将至,随着梅圣人身周的法阵越布越广阔,马上便波及到他们,两人对话越发放得开。

“不重要了。”兰紫摇头笑道:“你呢?有很多遗憾吧?”

“没有很多。”吴尘道。

“只是有些后悔,刚才没追问梅圣人。”

“你怀疑梅圣人和异族有关系?这不可能。”兰紫肯定地说。

揭西县人民医院
宝鸡市第三人民医院
湖南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九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