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赌徒养爹

发布时间:2020-01-10 07:04:59 编辑:笔名

故事梗概:兴才的媳妇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见兴才发不了财,就跟着赌徒锁劳走了,把6岁的儿子撇给兴才。兴才从此一蹶不振,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这天,赌钱回来的兴才看见儿子坐在门墩上眼巴巴地等着他,他不由心生愧意。为了补偿儿子,他答应儿子去水库钓鱼。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带上儿子来到水库。遇见了一个失足落水的老头,兴才毫不犹豫地跳下水库,救了老头。看到一辆轿车徐徐开来,兴才默默地领上儿子走了。回去后,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是喝酒就是赌博。这天,兴才来到赌场,输完了所有钱后,一个戴墨镜的庄家借给了兴才一万八千元,条件就是要兴才答应养活他爹,输红眼的兴才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直到输的一干二净的时候,兴才才后悔不迭,一万八千元正好是半年。为了养活老人,他戒了酒戒了赌。老人心疼兴才,拿出私房钱,兴才没有接。在老人的指引下兴才来到建筑工地干开了建筑活,由于兴才踏实认真,很快得到老板的赏识,工资也涨了,被老板提拔成项目办经理。很快他攒够了一万八千元。就在他提出要还“墨镜”的钱的时候,老人神色黯然以为兴才嫌弃自己,兴才解释了半天。墨镜没找到却遇见了落魄回家的妻子杨翠花。上通信的兴才断然拒绝了妻子复合的请求。在老人的引导下,兴才决定建养老院,老人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三十多万元。当兴才向建筑公司的老板提出辞职建养老院的事时,老板又拿出了二十万。兴才建老人院的消息不胫而走,兴才受到媒体的关注。兴才按照老人的意思在报纸上进行招募。这天老板陪着“墨镜”来到兴才的养老院,告诉兴才墨镜才是真正的老板。兴才激动地一个箭步抓住“墨镜”,“墨镜”不好意思地告诉兴才救得是自己的父亲,为了报答兴才的救命之恩,让兴才远离赌博,他和父亲布了这一个一个的局,他拿出一张二十万元的银行卡让兴才办养老院。兴才如梦初醒……

主要人物:

兴才—— 0多岁,曾经是赌徒,后来在老王头的帮助下改邪归正,并建起了养老院。

杨翠花——27岁,女,兴才的妻子,嫌贫爱富,水性杨花。

斌斌——6岁,兴才的儿子。

锁劳—— 0多岁,后来跟杨翠花私奔了。

旺旺——40多岁,赌徒。

老张头——60多岁,建民的父亲。

墨镜——40多岁,老张头的儿子,建筑公司的老板。

冯军——40多岁,墨镜的公司的员工。

主要场景:

兴才家水库赌场养老院

1村口老槐树下(日外)

兴才不时看看日头,看看通往村子公路的村道。

这是旺旺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从村子走了过来:兴才哥,你到这儿干啥?

兴才看了看旺旺,一脸苦笑:哎,别提了,倒霉得很。昨天,哥输惨了,惹了大麻烦,你说怪不怪,天下还有人赌爹的……

旺旺指着兴才:你可别跟我说这事叫你碰上了?

兴才忧心忡忡:你还别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渗牙。我也不知道就像遇了鬼,背到家了,一下子就输了几十万,只好答应替人家养一年爹,你说丢人不?哎,也我不知道那老头是瘸子、瓜子还是瘫子?

旺旺一听嘿嘿一笑,拍了拍旺旺的肩:那你可真倒霉,那你就候着,(说着又打了几个哈欠)我也困了。(说完哼着小曲,幸灾乐祸地走了)

兴才望着旺旺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狠狠地呸了一口:啥人嘛,乌鸦怕后墙上笑猪黑,自己弄得好,咋住到果园去了?这人咋还没来?

2村口大槐树下(白)

正想着,一辆轿车缓缓的驶来,从车上下来“墨镜”和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张头。

兴才一惊:这不是那个……(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老头也一惊:这不是……(然后又抓住旁边“墨镜的手”)咱还是走吧,我不能再给人家添累了……

“墨镜”看了看兴才,又看了看老头:你俩认识?

兴才点了点头。

老张头不好意思:这世上咋这巧的……这小伙救过我的命……

(闪回)水库(傍晚)

斜阳静静地照在水面。老张头心事重重地坐在岸边怔怔地望着水面。

不远处兴才和儿子也在钓鱼。忽然“噗通”一声,老张头掉到水里了。

兴才:斌斌,乖,不要乱跑。

说完扔下鱼竿,跳下水去将老头拖了上来,进行施救。

正在这时候,一辆轿车缓缓开了过来。斌斌拉了拉爸爸的衣角指了指。兴才看了看想了想拉着儿子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看到老人被车上的人带走,他才放心的领着儿子回家了。

4(闪回完)村口老槐树下(日外)

“墨镜”不相信似的看着兴才:没想到你还有一副古道热肠,这样也好把老人交给你我更放心。

老张头讪讪:这样不太好吧?我还没报答人家,咋又能给人家添累……

“墨镜”不容置否:老人家,你就别管了,这是你们的恩恩怨怨。我和他一个愿赌一个愿输,签了君子协议。(然后又对兴才)兄弟,咱挂面调醋有言在先,你要好好对老人,对了,你不能因为你救过老人就居功自傲对他不好……

兴才忙不迭地:我知道,我知道,有我吃的就有老人吃的,我不会让他受罪的。

“墨镜”:那就好,废话我就不说了。(然后又对老人)你就安心地住着,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坐上车绝尘而去)

老头恋恋不舍地望着车。

兴才,拉了拉老头的手:爹,你别看了,你儿子走远了。

老头回过头怔怔地看着兴才:那不是我儿子。

兴才眼睛瞪大了:不是你儿子?

老张头眼睛一红:我儿子哪有时间管我,那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5兴才家(晚)

月亮在云里时隐时现。

兴才帮儿子掖好被角:爹,今日晚饭把你凑活了。

老张头笑了笑:说这啥话?兴才,以后你就不要客气了,咱现在是一家人了,对吧,太可气了就显得生分。

兴才搔了搔头不好意思地:你看咱这个家实在太寒酸了……爹,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

老头打量打量屋里,叹了一口气:哎,娃,能遇上你咱爷俩也算有缘。我这人的优点好凑活,有多大的福能享,有多大的苦也能吃。不怕你笑话,以前我也开了家公司,就在我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先是我老母亲去世了,接着又是老伴……一下子我生命中就痛失了两个亲人,我悲伤到了极点,先是借酒消愁,后来又迷上了赌博,先是小赌再后来就是大赌,越赌越想赌,越赌隠越大,还跑到澳门赌城……就在我输完身上所有钱准备让公司打钱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女子改变了我,她也是赌徒,输完了赌资,她向在场所有人借钱,谁会把钱借给她?结果这个女子就从几十层高的楼跳了下去……年轻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我当时惊呆了,这就是赌徒的下场……

听到这儿兴才不寒而栗。老张头煞有介事地看看兴才,仍旧自顾自说:我再也不能赌了,就急急忙忙跑回来,才发现公司已被我赌垮了,可我儿子一点也没给我说。还让我钓鱼解闷,没想到那天就掉到水了。先是遇上你,后来就是“墨镜”,听说你和墨镜是在赌场认识的?兴才点了了点头。

老张头:那你又是咋染上赌博的?

兴才:我……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妻子翠花鄙视他的眼神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6(闪回)兴才家(晚)

兴才把一天的工钱交给翠花:翠花,这是我今日做活的四十块钱,你先拿上。

翠花白了一眼兴才:就这么点钱不够塞牙缝,还不够我输。

兴才:你能不能别耍了?我又不指望你给我赢金赢银,只要你把家里操心好,把娃管好。咱光景会好起来的,日怕长算,只要我不闲,天天给咱挣……

翠花讥讽道:得是?指望你这样牛喝水的给咱挣,胡子挣白了也挣不下一座房。我咋这倒霉的,跟了你这个没出息的。你把咱这村子看看,谁不耍钱?人常说宁愿尖子把钱耍,不要瓜子弹棉花,我谋乱,耍个小钱你还要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说完嚎啕大哭。

兴才慌了无奈道:你别哭了,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只要你高兴你想咋耍都行。

翠花破涕为笑亲了一口兴才: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耍去了。

7(闪回)兴才家(晚)

又是一个夜晚。

兴才干活回来,斌斌可怜巴巴坐在家门口。

兴才一阵心疼:你妈得是还没做饭?

斌斌:我妈跟锁劳叔到县上去了,爸,人家都说我妈跟锁劳叔好得是?

兴才一怔对着儿子就是一个嘴巴:碎碎个娃,你不学好,我叫你胡说。

斌斌流着泪委屈地叫着:爸……爸,你光打我,你咋不打我妈……

兴才举起的手无力地放下,他痛苦地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

8(闪回)兴才家(晚)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他不时地望着屋外。

不知过了多久,传来一阵摩托车声。

月光下,旺旺用脚支着摩托车,邪邪的笑了笑,向翠花招了招手,接着脚一蹬摩托驶向了远方,翠花媚笑着,目送着旺旺……

门里,兴才怒火燃烧,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门吱呀地一声开了。兴才强忍怒火,嘶哑地:逛得好么?你还知道回来?

翠花一愣,随即她冷冷地:咋了,你还监视我?我逛了就逛了,你能把我咋样?

兴才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翠花的衣服:你说啥?你给我再说一遍?你不要把我逼急了。

翠花挑战似的看着兴才,连珠炮似的吼道:我说了咋?锁劳就是比你好,比你强……我就是要跟锁劳,咋了?

兴才彻底被激怒了,对着翠花就是一耳光:不要脸的东西,我叫你说……我叫你潇洒。贱货,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说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翠花嚎啕大哭:你打,有本事就把我打死,打不死,我就要跟锁劳,跟你这没用的男人,还不如死了!有本事你去耍钱。

兴才彻底被激怒了:你不要这样说,我明天就耍给你看。

9(闪回)兴才家(晚)

镜头:从此,兴才穿梭在赌场,他成了不折不扣的赌徒。赢了的时候,他就领着儿子海吃海喝;输了的时候,他就和儿子泡点馍胡乱地吃点东西。没钱的时候,就去给人家干活。

没几天,他又恢复了赌徒的本色。输了的时候,就给人家干活顶账;赢了的时候继续赌。无论他还的上,还是还不上,赌徒们都愿把钱借给他。

10(闪回完)兴才家(晚)

老张头:为了这样的女人你不值得,那你和“墨镜”又是咋认识的?

兴才苦笑道:还能到哪儿认识?赌场。三天前……

11(闪回)赌场(日内)

那天他玩起了被称为“鬼拉钱的推对子”一圈还没下来,就输得个精光。

就在他沮丧地准备离开时,一位戴墨镜的庄家开了口:还想耍不?我借你。(说着递给兴才三百元)

兴才一喜接过钱,押在了“墨镜”的牌上。等牌翻开,赢了。几次下来,兴才的钱渐渐多了,他拿出三百元递给“墨镜”:大哥,多谢了!

“墨镜”接过钱拍了拍兴才的肩膀:兄弟别耍了,见好就收,这上没有真正的赢家。

兴才那听的进去,他把赢来的钱又押了出去。没有几圈,就输得精精光光。他输得眼红了,紧紧地盯着“墨镜”手里的百元钞票。

“墨镜”扬了扬手中的钱:是不是还想耍?

兴才一下来了精神:那你借不借?

“墨镜”:借!那你指望啥还?

兴才神色黯淡了,支吾道:我……我可以给你干活,直到把账顶完。

“墨镜”把手中的钱甩的“哗哗”作响:大伙听到了没有?

大伙:听到了!

“墨镜”拍了拍桌子:好,那你们就给我做作证,我不要你干活,就让你伺候一个老人。

兴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伺候老人?

“墨镜”点了点头:对,咋样?你不但要像亲爹一样对他,你还得叫老人爹,

兴才:我就不相信我就那背的。好,我答应你。

“墨镜”:那行,空口无凭,你给我写个东西,我给你一百,就要伺候我老人一天,给你一千,就伺候我老人十天,至于生活费你自己想办法。你那多少钱就要伺候老人多少天,咋样?

兴才咬了咬牙:行,我立字据。

看着兴才立好字据,“墨镜”抽出了一沓:去,耍去!

12赌场(白)

几圈下来,手中的钱钱越来越少,兴才的心虚了,他擦着冷汗来到“墨镜”跟前:大哥,你看我一共拿你多少钱?

“墨镜”扳着指头算了算:连本带利一万八千。嗯,正好是半年!

兴才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啥?一万八千?

“墨镜”冷笑道:反悔了?

兴才忙摆着手:没……没有,那……那你家老人呢?

“墨镜”两眼一瞪:啥,我老人?爹,明白了没有?我给你说你不光要对老人好,还不能刨根问底套问老人。你听见了没有?否则,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兴才硬着头皮,点着头唯唯是诺:我知道,我知道。那我爹人?

“墨镜”阴沉着脸:明儿上午十点,到你村口的大槐树下等着。

1 (闪回完)兴才家(晚)

老张头:听爹一句劝,十赌九输,赌徒没有好下场。就像我给你讲的那个轻生的女赌徒。你不为你着想,也该为斌斌着想,如果有一天你出个啥事,斌斌咋办?你想了没有?娃呀,人生的路还长,过去就过去了……

共 787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呵呵,故事很不错,写出了新意,救人莫如救心,兴才救人一命,好人有好报,但是报法不一样。被救的老人和儿子,想的是救回他的心。终于用计让他走上正路,发挥自己的才干,有了钱,也做起好事,办起敬老院。成了名人。才明白帮助自己的,就是自己救的那老人父子俩。故事精彩,奇巧。有教育意义。【编辑:兰陵美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1202 】

1 楼 文友: 2012-10-12 11:49:56 呵呵,故事很不错,写出了新意,救人莫如救心,兴才救人一命,好人有好报,但是报法不一样。被救的老人和儿子,想的是救回他的心。终于用计让他走上正路,发挥自己的才干,有了钱,也做起好事,办起敬老院。成了名人。才明白帮助自己的,就是自己救的那老人父子俩。故事精彩,奇巧。有教育意义。 陕西作协会员,生于六八年,左腿因骨髓炎致残,双耳失聪,已经发表作品一百多篇,代表作为长篇小说《生命的微笑》

长春头皮银屑病的医院
北京丰益医院在线咨询
杭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四川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岳阳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