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郑州新农合经办业务移交商业保险机构

2018-12-07 04:40:38

郑州新农合经办业务移交商业保险机构

□本报刘志勇□   去年10月,河南省郑州市启动新农合经办机制改革,在全市范围内逐步将新农合经办业务移交给商业保险机构。郑州市为什么要探索经办机制的改革?改革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新课题?4月初,到郑州市进行了实地采访。   政府出资购买服务   位于郑州市市中心西大街东段的中国人寿郑州分公司,其大楼一层挂着“郑州市新农合管理服务中心”的牌子。4月5日,当走进该中心200余平方米的办公大厅内时,23位新农合经办员正忙着各自的工作。中国人寿郑州分公司的程蕾是该中心的负责人,她说:“我们公司去年通过竞标取得了新农合经办资格,去年11月就成立了这个中心,现在的经办人员都是从市内几个区的新农合管理办公室过来的。”   现在,中国人寿郑州分公司开始承担各定点医疗机构的病历审核和新农合补助资金支付的业务。承办新农合经办业务的中国人寿各分支机构,在国有商业银行开立新农合基金支出专户,新农合基金仍为封闭运行。根据协议,郑州市财政每年向中国人寿郑州分公司支付280万元服务费,年初预付80%,其余20%作为质押金,年末根据考评考核结果予以结算。商业保险公司还要承担对参合人员的资质审核,防范基金运行风险。   郑州市各地新农合基金运转状况良好,没有出现过影响基金安全的问题,在机构建设、人员配置、运行制度比较成熟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开展经办机制改革?郑州市卫生局局长顾建钦坦言,自提出改革设想开始,这是他被问及多的问题。   郑州市卫生局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市新农合的筹资额从2006年的年人均30元增加到2011年的年人均230元;2006年至2011年,该市累计筹集资金达26.2亿元,累计补偿参合农民医疗费用约23.98亿元;农村居民的住院率已由新农合制度初期的3%上升到8%,个别地区甚至达到10%,业务量不断攀升。(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顾建钦说,今后,新农合的管理任务会越来越重,审核支付业务如果还用一套专门的班子,需要的人手和工作经费越来越多,运行成本增加的压力可能会使新农合和财政难以承受。“将审核支付业务移交商业保险公司,利用商业保险公司企业化的管理,可以提高新农合经办业务的效率和质量,从长远来看,也有望降低运行成本。”       移交后有那些变化   据郑州市卫生局农村卫生管理处处长尚东介绍,郑州市原有县(区)级新农合管理经办机构有16家、实编387人,实施经办机制改革后,县(市)合管办编制8人、区5人,共核编98人。为保证新农合经办业务的平稳移交,在保持原有身份、工资待遇不变的前提下,按照参合人数250001的比例,郑州市将原有新农合管理经办人员中的165人移交给保险公司,专职承担新农合补助的经办业务;其余124人安置到卫生监督、爱卫会等单位。   按照制度设计,这些经办人员到保险公司后,接受公司管理,工资额度仍由政府财政支付,但要由公司考核后才发放。中国人寿各分支机构为各县新农合补助服务中心提供办公地点和设备、架设新农合络专线,据介绍,中国人寿郑州分公司的前期投入已达到340多万元。   在郑州市中牟县采访时发现,中国人寿中牟县支公司结合原有的商险业务员队伍,另招聘了近百人,计划在全县的每个村设立新农合服务专员,开展新农合政策宣传、协助筹资等工作。   “审核支付业务移交商业保险公司后,新农合管理部门的职能更加明确,就是加强宏观监管。”顾建钦介绍,改革后,郑州市设立了市级新农合管理办公室,与县级合管办一起,构成了新农合的监督管理体系,负责制订新农合统筹补偿方案,对辖区内定点医疗机构进行动态管理和年度考核,对各级定点医疗机构、商业保险公司执行新农合政策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和评价,为参合农民办理住院转诊手续,并对参合农民的获补情况进行抽查复核等。   改革初期诸多问题有待磨合   为了给经办服务提速,新成立的郑州市新农合管理服务中心打破了市内九区的行政区划条块限制,组成了两个小组,负责审核辖区内参合农民在省级、市级定点医疗机构的住院病历。但是提速遇到的一个难题是,参合农民在各区(县)定点医疗机构就医时,起付标准、报销比例等都不同,所以病历审核难以集中,仍要由原各区的经办员审核。程蕾说,目前的权宜之计是组织所有经办员学习掌握各区新农合政策细节,将来希望能形成3个小组,分别统一审核省级、市级、区(县)级及以下的定点医疗机构病历。   顾建钦也表示,实行统一经办以后,郑州市内各区就有可能考虑联合筹资,并统一筹资水平和报销政策后,这也有助于提高新农合经办服务的运行效率和质量。   对定点医疗机构的监管力度,会不会因为经办机制的改变而削弱。这也是大家关心的一个方面。    新机制运行后,中牟县新农合管理办公室主任段伟涛感觉有些“迷茫”:“原来我们需要监管6家县级定点医疗机构、17家乡镇卫生院、2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422个村卫生室,清清楚楚。现在,经办机构也有监管这些机构的职能,他们和我们的界限该划在那里?”   “原来我们有48个编制,重新核编后只剩8个,办理转诊手续和接受农民咨询的工作就拴住了3个人,还要按30%的比例抽查复核经办机构审核的病历,人手已经有些捉襟见肘,对乡村医疗机构的监管维持以前的力度,实在有些困难。”段伟涛说。   段伟涛的迷茫,郑州市卫生局对此已经有所预见。顾建钦介绍,郑州市卫生局正在筹备出台规范县级合管办监管职能的文件,“县级合管办要监管什么、设几个科室,各科室具体职责是什么,多长时间监管考核一次,怎样与审计、财政部门配合好……都能在文件中找到依据。”   观察到,目前的改革模式下,商业保险公司投入的人力资源并不多,更像是原合管办工作人员带着“粮草”的转行;商业保险公司专业的财务能力和精算能力,在确保新农合基金安全运行中的作用也尚未得到充分体现;改革初期,在经办人员工资之外,财政向商业保险公司支付服务费,新农合运行成本不降反增也是不争的事实。   顾建钦这样回应了的疑问:“新农合经办机制改革已经实现了平稳过渡,但有些东西还没有完全理顺,还需要时间磨合。改革初期新农合经办服务的成本确实有所上升,但如果不改,政府‘办机构、养队伍’的成本也许会更高。”

捕鱼手游
UV胶
广州废铝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